顶点小说 > 苏厨 > 正文卷 第八百九十七章 验尸

正文卷 第八百九十七章 验尸

    第八百九十七章验尸

    殿中侍御史苏元贞,弹劾蔡持正持心不正,矫饰枉法,欺君罔上。

    整个审案过程的目的,不是纠正法律存在的问题,而是为了打击异己!

    现在诸事已然落定,请托之人已然得到惩处,但是请问:

    其一,蔡确的审讯是否存在瑕疵?

    此案中的几个疑点并没有得到澄清:司农寺官员高在等,这个人为何轻轻放过,没有详加审讯?

    从各路证词上看,大理寺并没有收受贿赂,只是言语上相互请托,这固然是有罪,但是量罪是否过重?

    其二,此案的判决到底错了吗?现有另一种剖析方法,按照这种剖析,将此案中各项罪名进行区分条列,分别裁定,是否可以认为此案判决,从一开始就并没有大错?

    其三,如果此案的判决并无过错,那么这一大堆请托的“标的”,是不是自然就不存在?

    那么蔡确牵连这么多人,造成这么大的案件,事情涉及到两个宰相和他们的儿子,十多人追官夺职,算不算牵连过广,攀索太苛,造成的影响过大?

    部分官员如正确判决的韩忠彦,是否因此受到了冤屈?

    这是不是御史台主次颠倒,轻重不分,过分打击?

    那么请问,御史台的相关人员,应不应该受到惩处?!

    此案受到处罚的当事人,无一例外,都是旧党,而生造出此次大案的周清,蔡确,都是变法的新派。

    请问这次审理真的公平吗?真的没有党争的意味掺杂在其中吗?朝野天下,对这个判决结果,能真心信服吗?!

    请托包庇,固然是错误,但是用后一个错误去纠正前一个错误,难道后一个错误,就不是错误了吗?

    奏疏上达,被赵顼直接留中,只有小范围的人知道,算是按下了这件事。

    开什么玩笑,大宋官职一个萝卜一个坑,一人多职叠房架屋,但那也只是为了发俸禄论京序而已。

    所以苏元贞这个殿中侍御史,只是虚衔,只能作为朝官身份的象征,而不是真有什么谏议之权。

    苏元贞想钻这个空子,当然不行。

    奏章虽然留中,不过在内殿屏风之上,赵顼还是特意写下了“苏元贞”三个字,过了两天,又在后面加上了“骨耿”二字。

    而蔡确仍然屡率言事官登对,要求重谴吴安持,赵顼予以了否决:“子弟为亲识请托,不得已而应之,此亦常事,何足深罪!”

    蔡确还在坚持,最后赵顼恼了:“卿辈但欲共攻吴充去之,此何意也?”

    直接封还了蔡确的奏章,并且下诏:以后再遇到类似案件,采用剖析法,将复杂的罪行分开细化成单罪,然后量定每一个犯罪实施者,在每一项罪行中的主从轻重,最终数罪并罚。

    这是对御史台的敲打。

    人生如戏,都是演技。大宋皇帝为了表示自己虚怀纳谏,对言官那真是异常的包容。

    但是你们跳的时候,可不可以跳得艺术那么一点点,而不是跳得太过分?

    最后还得老子替你们遮掩?!

    “言者乃已。”

    然而才了结一起大案,另一起更大的案子又爆了出来。

    六月的开封,骄阳高照,热气袭人,所有人都汗流如雨。

    苏颂正在大堂处理政务,就听司理参军慌忙来报:“国子博士陈世儒婢女,告发陈妻李氏忤逆大案。”

    苏颂抬起头:“是咒骂还是殴打?”

    司理参军惊恐地禀报:“是……毒杀。”

    苏颂大吃一惊:“人伦大恶?快将状纸和审理记录与我看。”

    司理参军将卷宗送上:“大尹,都在这里。”

    苏颂将卷宗打开,只扫了一眼:“立即发火签,拿人!”

    案情不是一般的严重,而且又牵扯到了一个宰相。

    陈世儒,是前宰相陈执中,与小妾张氏的独子!

    陈执中去世后,家宅不宁,甚至惊动过赵顼,赵顼特地诏令张氏入寺院为尼。

    陈世儒长大成人后,将张氏从寺院里接回家中奉养,按常理理解,陈世儒应当尽力侍奉生母才对。

    但陈世儒与其妻李氏自幼分离,没什么感情,也并不孝顺,迎接张氏回家仅仅是装点门面而已。

    前几年,陈世儒外放舒州太湖县知县,因不愿意在外地作官,一心谋划回返京师。

    而媳妇与婆婆是天敌,陈世儒的妻子李氏守在京中,经常与婆婆口角,因而怀恨在心,曾多次对侍女们说:“博士一旦持丧,我一定重赏你们。”

    不久之后,张氏就莫名其妙地死了,陈世儒因母丧而顺利地返回京师开封。

    陈家一名奴婢,逃到府衙,揭发陈世儒与其妻李氏,谋杀生母。

    开封府立刻将陈家人尽数锁拿,分别隔离审讯。

    口供很快收集起来,陈妻李氏承认,虽怨恨其母,时有咒骂,但并未明言用毒。更不曾亲自加害。

    奴婢们供称,自己希图主母的赏赐,给陈母下了毒,但是事前并没有告知主母,乃是自己私下所为,当时也未致死。

    而陈世儒,更是坚称此事子虚乌有,自己的母亲乃是心疾暴病而亡,此乃奴婢不服主家,恶意诬告。

    案情重大,苏颂入宫请见赵顼,要求开棺验尸。

    苏颂是天下闻名的大孝子,当年因拒绝草诏李定任命,被赵顼贬往浙江的时候,在渡江时遭遇大风,眼看船只就要倾覆。

    船上诸人纷纷跳水逃生,唯独苏颂不忍心留老母在舱中,将所有行李全部抛入江里减轻船只负重,自己抱着母亲痛哭号呼,决定和母亲同生共死。

    然后,灵异事件发生了,大风将船只吹送到对岸搁浅,母子得保平安。

    人人都说这是苏颂的孝心感动了河神,大为歌颂。

    因此赵顼对苏颂是放心的,也相信他对这种人伦大恶深恶痛绝,立即召见。

    见到苏颂的时候,赵顼脸色还非常恼怒,国内出了儿子谋杀母亲的大案,还发生在士大夫家庭,让赵顼觉得颜面无光。

    说大了,这就是自己德化不及,和日食天变差不多的严重。

    见到苏颂,赵顼的第一句话就是:“此等大恶,定当严惩!”

    苏颂却拱手道:“陛下,现在定案,还言之过早,诸多疑点落实之前,别说陈世儒,就连李氏都只有犯罪嫌疑。”

    “现在首先要确定陈母的死因,是否如陈世儒所言的获病暴毙。”

    “最直接的证据,肯定在陈母身上,因此,臣请开棺。”

    赵顼烦闷之极:“陈母当年因为在陈家待不下去,陈相公过世后还是我安排的后路,这才躲过嫡妻欺凌。”

    “怎么也算是衣冠世家,怎么闹出这等事体?一旦开棺,勋臣诰命的体面还要不要了?!”

    虽然不是元妻,但是陈母身上还是有一份安人的低级诰命的,现在要被开棺,由不得赵顼不恼怒。

    苏颂拱手道:“陛下,勋臣诰命的体面,相比国法的威隆,臣以为,还是国法得以维系更加重要。”

    赵顼郁闷地摆摆手:“那就去查,开棺……就开棺吧,不过事后,不得放过一个忤逆之徒!”

    城北一处山坡上,陈家祖茔墓地,司理参军看着松柏青青的墓园,大宋一代首相陈执中的大墓就在其中,不由得叹息道:“一个世家啊……就这样生生的没了。”

    陈执中其实没什么本事儿,他能上位主要是攀附了仁宗朝时的张贵妃,也曾经煊赫一时。

    不过仁宗朝后宫之争,最后还是曹太后成了赢家,然后,陈家就没落了。

    不过陈执中还有一点好处,就是从不欺瞒皇帝,就凭这个,给自己身后留得了足够的尊荣。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不是出了这档子事情,陈家凭借陈执中时代的积累,怎么也不会败得这么快。

    苏颂皱着眉头:“别说这些了,开棺吧。”

    打开墓穴,司理参军就是一皱眉头:“陈世儒该死,这是他亲娘啊!”

    墓中只是一口薄板棺材,而且是草葬,也就是说,没有墓室。

    就算是汴京城普通人家,都不会用这样菲薄的棺木和葬仪。

    宋人士大夫之家推崇薄葬,那也只是指陪葬品明器,像棺木砖室,甬道祭台这些,起码该有的东西还是有的。

    苏颂一挥手,仵作带着两个公人上前开棺。

    尸首已经高度腐烂,仵作戴着用包裹着药草香料的口罩,先观察了整个尸体,然后用银针探了尸首的喉咙,胃部。

    很快,司理参军很快将仵作填写的尸格呈送了上来:“大尹,看来那个奴婢招认的是实情,陈母的确是服了砒霜,由喉而入腹,但是毒量明显不够,可能是配药所致,陈母不是中毒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