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阴眼 > 第二百六十三章:打虎英雄

第二百六十三章:打虎英雄

    “你是认真的嘛?”秦盼憋着笑。

    没办法,润这番话实在是让他忍不住了,你说一条龙,还要交别人使用亢龙有悔?这不是二百五嘛。

    “嗷~”

    老虎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突然一声吼叫,再次向秦盼发起攻击。

    “别玩了,快点说,亢龙有悔怎么用啊!”秦盼也管不了它是不是在开玩笑了,反正不管怎么样,他都不想在尝试一下那大家伙给他来一下的痛苦。

    “很简单,手印是……”

    “卯、卯、卯、呈、茜……”

    按照润的指引,秦盼一边躲闪一边掐手印,

    “亢龙有悔~祭!”

    随着秦盼一声怒吼,老虎已经朝他扑了过来,千钧一发之际,秦盼的技能已经准备完毕,直接出拳与老虎来了个正面硬刚!

    “啪叽~”

    秦盼一拳打在老虎的头部,咔擦一声,秦盼知道它活不成了,不过现在他也没有时间考虑这些,因为是它先攻击自己的,自己这属于自卫。

    “啊……”

    就在秦盼以为自己安了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却突然倒飞出去。

    基本属于和老虎同一个频率,只不过是飞出去的方向相反而已,而且秦盼还感觉自己脑袋上好像被人重创了一样。

    好在他身后不远处就是他刚才休息的大树,也正是因为有这颗大树为他缓冲了些冲劲,才不至于让秦盼当场扑街。

    不过即便是这样,秦盼还是感觉自己受到了重创,而且是那种站不起来了重创。

    过了好一会,秦盼这才勉强能动弹一下,他瘫在地上,问道:“这,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说亢龙有悔嘛,不是我打别人嘛,我怎么感觉是别人打了我呢?”

    “咳咳~忘了告诉你了,这个亢龙有悔,不是降龙十八掌里面的,它的招式效果就如其名,亢龙有悔,即便是在强,也不能引以为傲,所以,不管你这一拳打出多大的威力,你自己也会受到同等的伤害。”

    “我……”

    秦盼听了解释后,差不点就直接嗝屁了过去,这他妈是人说的话?

    而且,如果这个招式是这么个处罚前提的话,那有个毛的用啊,自己有不是不死之身,打出去多少伤害自己就要承受多少伤害,那还玩个毛。

    意思就是伤低八千,自损一万呗。

    “你大爷……”

    “嘘,有东西。”润打断了秦盼的话。

    秦盼一听还有东西,顿时吓的跳了起来,刚打死一只老虎,这要是还来一只,那自己就真的扑街,毕竟这个‘亢龙有悔’约等于一个废物技能。

    “老~老~老虎!”

    我的天,又出来三只老虎?

    秦盼顿时心都凉了一大截,这恐怕是天要亡我吧。

    秦盼做出了战斗的手势,可三只老虎却……脱下了那身皮囊,下一秒出现在秦盼眼前的就是三个中年男人,而且打扮十分奇怪的那种。

    “嗯,小兄弟,你在楞果住啥子哎?”

    “额……”

    秦盼一阵无语,这不仅是打扮奇怪,连说的话都很奇怪,听上去好像是哪个地方的方言,但秦盼可以肯定不是江口市的。

    难道自己跳到另外一个空间来了?

    “你好,请问这是哪里?”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在说啥哦,俺听不懂。”那男子疯狂的摇头。

    秦盼无奈,只能模仿着他们的口音又问了一遍,虽然听上去很是别扭,但起码这次他是听懂了的。

    “俺们果里是清货县呢,恩是打哪屋来搁?”男子继续问道。

    “清货县?”秦盼一脸懵逼,怎么从来没听过有这个县城,不过也不奇怪,华夏这么大,也不可能所有大小县他都知道吧,这些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说的话秦盼是真的听不懂。

    “你一边去,没看到人家听不懂吗,还来凑热闹”

    这时,另一个男子站了出来,虽然他说的话也有口音,不过秦盼能听的懂他说的。

    男子解释道,他们是这里的猎户,这景阳冈上有一只大虫,已经吃了好几个人了,所以他们是奉了县令的命令,在这里埋伏那只大虫的。

    “大虫,猎户,景阳冈……等等!”

    秦盼越听越是耳熟,大虫、景阳冈,景阳冈,大虫?

    这不是水浒传里面,武松打虎的剧情嘛。

    想着,秦盼连忙问道:“兄弟,今年何许啊?”

    “哦,今乃北宋初年啊,怎么小兄弟不知道嘛?”

    男子奇怪的看着秦盼,心想,这个人怎么看也不像他们这里的人啊,那他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呢。

    不过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这里可是大虫出没的地方,还是赶紧走掉为好。

    “小兄弟,先赶紧走吧,这里有大虫出没的,等下我们都会丧命于此了。”

    “大虫?”

    “喔~你莫害怕了,那大虫已经让我打死了。”

    秦盼拍了拍胸脯道。

    “你?打死了?”三个男人你看我,我看你,显然都不相信。

    当秦盼把老虎的尸体拖到他们面前时,他们这才反应过来。

    扑咚~三人跪在地上膜拜了起来,口里还喊着:“天神下凡啊,既然能徒手打死了大虫,这是天神下凡来帮助我们啊!”

    秦盼也没阻止他们,因为按水浒传里面的剧情来走,他们就应该是这样的反应的。

    “好汉,你贵姓啊,还请与我们同回衙门。”

    “我叫秦……”

    不对,秦盼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这肯定不能这么说啊。

    这剧情走向不用看都知道是水浒传的,那原著里打虎的英雄就是武松,自己这么一搞,不是把武松的功劳给抢了嘛?

    不行不行。

    秦盼连连摇头,说道:“我叫武松,阳谷县人士。”

    “阳谷县?”

    那猎户听后一愣,看这位的打扮,怎么也不可能是阳谷县人士啊,因为他的打扮实在是太奇怪了。

    不过现在他是打虎英雄,所以也没人去在意这些。

    ……

    就这样,秦盼用好汉武松的名词,坐上了回清河县的轿子中。

    今天,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日子,至少对清河县的老百姓来说算是。

    百姓a:“听说了嘛,活生生的打死一条大虫呢。”

    百姓b:“是啊,真乃神人也,快去瞅瞅。”

    百姓c:“听说那人是阳谷县人士,名叫武松!”

    这时,从百姓c身旁走过的一个三寸男人,肩膀上挑着根担子,顺耳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听到武松这个名字,他立脸色立马激动了起来。

    “武松?”

    “兄弟,兄弟,二郎,二郎,我是你哥哥啊~”

    “哎呦~”

    三寸男人一个不稳,直接摔了出去。

    而路线,就刚好挡住了秦盼轿子的去路。

    “兄弟……”三寸男人老脸热泪,双手颤抖的朝秦盼挥舞。

    “这……”

    不用说秦盼也知道他是谁,肯定是武大郎无疑了。

    可是自己是个冒牌的武松呀……

    不过既然气氛已经烘到了这个点,秦盼也只好接上话题了。

    他赶忙从轿子跑下来,跑到武大郎的身边,激动道:“哥哥~哥哥~”

    武大郎也兴奋的回应:“兄弟~兄弟~”

    秦盼没想到武大郎既然不质疑自己,忙问道:“你可是武植?”

    武大郎激动道:“我当然是武植呀,我是你哥哥呀兄弟~”

    “那我是?”秦盼还是不信邪,自己明明就是个冒充的,为什么连武松的亲哥哥都认不出自己呢。

    “你是我兄弟,武松,武二郎啊,二郎,你瘦了,在外面受苦了吧,来,跟哥哥回家。”

    说着,武大郎就要拉走秦盼。

    而秦盼也突然想起了一个重点,那就是水浒传里面两兄弟见面的时候,都是表现的十分激动的,最主要的是武松。

    他要把武松那种久别家乡,重见兄长的感觉给表达出来,否则也太对不起原著了吧。

    “哥哥,请受武松三拜!”

    说着,跪倒在地,啪啪啪三个响头。

    这才起身和武大郎准备回家。

    “o~”

    后面仍跟着一群起哄的百姓们,开玩笑不是,这可是打虎英雄,解救了他们整个清河县与水声火热中呀。

    ……

    “王干娘,这是我兄弟,打虎英雄~嘿嘿嘿。”

    武大郎高兴的冲一茶铺里一个老妇喊叫道。

    如果秦盼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就是那个撮合潘金莲与西门庆的主事,王婆子。

    不过出去礼貌,秦盼还是礼貌的回了一个笑脸。

    “嘿嘿,跟她说了还不信,这回信了吧……”

    看着武大郎开心的像个孩子一般的笑容,秦盼就已经能深深的感受到他们兄弟二人的情谊有多深了。

    “大姐,大姐,开门啦大姐,打虎英雄回来了,开门呀。”

    武大郎敲打着门,里面缓缓传来脚步声,越来越近,终于,门被推开。

    一女子出现在秦盼的眼前……鹅蛋脸,丹凤眼,红润的嘴唇,还有那曼妙婀娜的身躯……

    “哇靠~”

    这……咕嘟

    秦盼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早就听说潘金莲倾国倾城,却也没想到能生的如此犹物,只是跟了这武植,实属可惜了呀。

    就她这个身材,要是能穿一次紧身衣,我滴乖乖,那绝对是未开始就已经要结束的节奏呀。

    这可不是在开车……好吧,这就是在开车,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有跟秦盼没有关系,那吃不到葡萄,看一眼还不行嘛?

    门一推开,潘金莲立即开口训斥道:“这饼子没卖完怎么就回来了,这打虎英雄与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