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第九守秘局 > 第六卷 昆仑会 第二百七十八章 战斗告捷

第六卷 昆仑会 第二百七十八章 战斗告捷

    这一场比赛可以说是十六强赛中最硬核的一场,因为参赛的所有人其实力都到达了观众理想中“强大”的这个层面,无论是那个能与陈闲斗得难解难分的丙丁虬,还是能凭借阵局之力请来祖师助阵的沈怀义,亦或是正在跟鲁裔生进行生死决战的鲁三省。

    这些异人的实力都到了令人生畏的境界,哪怕是那些已经成功晋级八强的队伍,除了少数人之外,其余大多数参赛选手也不敢轻视鲁三省他们......当然,在这三个分离的战场之中,最是引人注目的还是陈闲那个战场,毕竟在绝大多数人看来陈闲就是那个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其他参赛队伍里的人有哪个敢说自己比陈闲强?

    “老周,那个叫丙丁虬的异人......你们守秘局对他有过关注吗?”

    “我不太清楚,应该有吧。”

    “他的能力很奇怪......既像是天生的......又像是后天觉醒的......这么多年来他是我见过第二个能够御火的异人。”

    “也是我见过的第二个。”

    在直播楼顶层的包间之中,周抟与老骗子正在细声交流,而一旁的詹姆斯与顾山主则保持着安静,一边看着比赛,一边不动声色地偷听着。

    “小闲都被烧成这样了......再不认真起来......他能扛得住这些火......他那些队友可不一定啊......”

    周抟眉头紧皱,显然没想到在这场比赛里陈闲会遇见那么麻烦的对手,虽说他知道陈闲怎么都死不了,他也知道陈闲想赢下这场比赛很轻松,但不知为何......他觉得丙丁虬这个异人看似寻常却又说不出的诡异,尤其是丙丁虬那种御火的能力,好像并不只是御火那么简单......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老骗子满怀信心地说道,笑眯眯地抽着烟,“再说了,他那些队友可都不是省油的灯,你自己看看。”

    说罢,老骗子抬起手来指了指屏幕。

    左边的屏幕是鲁裔生与鲁三省对战的特写,此刻那个由小不点变化而来的黄巾力士已经发生了深度异变,本就庞大的身躯瞬间又膨胀了好几倍,不过短短数秒的光景就变得足有三四十米高,看起来犹如黄金铸造的巨人般,在黑暗中都会散发出极其耀眼的光芒。

    而另外一侧的屏幕里,则是许雅南他们战场的特写。

    他们那个战场比较特殊,尤其是在沈怀义使了手段之后,大部分无人机都被排除在了战场之外无法进入,只有零星几个无人机的运气比较好,跟着许雅南他们一起进入了战场......从画面来看,许雅南他们已经是胜券在握了。

    在一分钟前,老骗子还为许雅南他们这些后生担忧过,毕竟这个被沈怀义修改过的阵局还是挺厉害的,就算他没有亲身去体验过也能通过直播看出个大概。

    这个阵局的运行原理非常简单,它不需要施法者的能量作为基础“燃料”来运行,它需要的是对手的能量,简单来说,除了起阵之后的初期需要沈怀义费点力气之外,在那之后的一切都不需要沈怀义多管,甚至都不用再付出自己的能量作为引子,阵局会自己去找吃的。

    没错。

    许雅南他们被阵局抽取的能量,那些不断流失出去的能量......就是阵局的燃料!

    这就是一个死循环。

    许雅南他们不断被抽离能量来供阵局正常运转,而阵局在正常运转的状态下又会不断抽离他们的能量......直至将许雅南他们的能量抽个干净才会停下,到那时候,这个阵局就是可有可无的了,沈怀义想怎么收拾许雅南他们都行,毕竟没了能量的异人就如同风中残烛,想吹灭他们简直太容易不过了,就连骷髅先生都不例外。

    若是没有体内的能量作为支撑,骷髅先生别说是战斗能力,他能不能保持正常的姿态站在那里都是一个问题,毕竟他的体质与人类不一样,能量对他的重要性简直是对普通异人的几倍或是十几倍!

    借力打力。

    这就是武当山诸多阵局的特性之一。

    只可惜这个看似没有漏洞的阵局......最终还是被许雅南打破了。

    那些被许雅南召出的黄沙就像是有意识的异常生命,它们肆无忌惮的在战场里游荡着扩散着,以极快的速度遍布这片山岭的每一个角落,就算沈怀义与他那三位师弟都躲在阵局与现实世界的交界点,那些诡异的黄沙也一样能找到他们,甚至还把他们从那里拖了出来......

    “那些沙子有古怪。”周抟看着屏幕上的画面,脸上的表情十分好奇,“我跟许家的老头子交过手,他用九符对付我的时候也召出过这种黄沙,但是......感觉好像不一样,他召出的那些黄沙没有这么强的破坏力。”

    闻言,老骗子点了点头,似乎对许家的手段也颇为了解。

    “这些黄沙跟许家没关系,我知道是怎么回事。”老骗子说着,神秘地笑了笑,“可以说这种手段还是我教给她的。”

    “你??”

    周抟诧异地看着老骗子,满脸怀疑地问道。

    “你有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吗?你什么时候会这个了?”

    一听周抟这么说,老骗子顿时就不高兴了,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活到老学到老,你这种老不死的咸鱼是不会懂我的!”

    “你就吹吧你......”

    周抟作为守秘局的局长,他对于国内异人界的那些事说了如指掌都不为过,四大世家更是他的重点观察对象,像是许雅南这种世家子弟的资料自然早就被他看过了,所以看见现在一边倒的战况,周抟比普通观众还要迷茫得多......难道调查部搜集来的那些资料出错了?这个许雅南展现出的能力怎么跟资料上记录的不一样??

    “那些黄沙也能吸取异人的能量。”

    突然间,顾山主毫无预兆地开了口,似乎也是忍不住对这场比赛给出了自己的看法,脸上满是感兴趣的神色,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诡异的砂砾......那些看似没有生命力的黄沙就像是活物一般,仿佛都拥有极其独.立的自我意识,与陈闲的黑光寄生体非常相似,它们也能随心所欲地变化。

    就譬如它们刚找到沈怀义的时候,四周的砂砾瞬间聚在一起化成了数条如巨人般的恐怖手臂,直接一手捏住沈怀义就甩了出去,在他即将落地的同时,附近的砂砾又再度变化,像是无数条从海底伸出的触手般死死缠住了沈怀义,完全不给他半点反抗的机会。

    至于他那三位师弟......在被许雅南找到的第一时间,他们就让那些巨型手臂给一拳击飞了,落地之后便陷入了深度昏迷,看样子就算不死也是重伤。

    此刻,沈怀义的状态很差。

    其实他在被那些手臂甩飞的时候并没有收到太过严重的伤,毕竟他不是让那些恐怖的拳头给一拳揍飞的,所以他的状态可要比那三位师弟好多了......但他绝对想象不到自己接下来要面对什么。

    在即将落地却又突然被那些由黄沙构成的触手缠住之后,他便发现体内的能量开始飞速流失,就像是丹田处被人装了一台抽取能量的机器,那种令他心惊胆战的能量流失速度......不过短短数十秒就让他变成了空有躯壳的“人干”。

    见他面无血色目呈黄疸,老骗子他们就算不是裁判也能直接宣布许雅南他们的胜利。

    沈怀义别说是继续战斗了,他现在连喘气都困难,如果不是许雅南及时收手的话,估计他能活活被那些黄沙给吸死!

    “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周抟忍不住感叹了一句,“这小妮子的手段着实厉害得紧......要是她再晚收手几秒......估计连沈怀义的生命力都能吸干了......”

    “要我说她就不该收手。”

    老骗子吐出了一口烟来,脸上满是不屑。

    “武当的那些子弟我都见过,谁我都瞧得上,就是瞧不上沈怀义这个口是心非的兔崽子,他眼底藏着的全是功名利禄,也不知道是他师父装瞎还是怎么的,竟然会带出来这么一个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