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今天也有麻烦精找上门 > 4000(免费)

4000(免费)

    这个组队的行为明显给顾流华增加了难度,毕竟是一个游戏,她很尊重有些规则。

    顾流华看了一下手里的牌子,默默的数了一下,一共十三枚。

    还不到一半。

    所有人都组队了,只有两个例外。

    一个是顾流华,她要在暗中观察所以没有露面。

    还有一个是欧阳惜。

    欧阳惜不愿意跟她们组队,这些人基本都是有自己的队伍的,虽然他们有交好的意思,但是看她跟另外几个来头不小的人有冲突,自然就不想跟她组队。

    欧阳惜进来之后就一直再找顾流华,没想到找那么久没碰上,也不知道顾流华躲哪里去了。

    走着走着,听到前面有脚步声。

    只有一个人。

    小流华……

    欧阳惜没有忘记还有凶手在她们中间,并没有鲁莽。

    在转弯过道躲着。

    脚步声很轻。

    她还以为是顾流华,可是影子显示是一个男人……

    既然不是顾流华,欧阳惜也不打算出现了。

    这个时候大家都组队了,最少也是三人组,这个落单的男人很有可能是凶手。

    欧阳惜慢慢的往后退,没想到对方早就发现她了,往这个方向走过来。

    昏暗的过道并不空旷,有不少障碍物堆放在过道上,里面都是一些废品,残破不全,箱子里面还有几个破掉的花瓶,走廊每间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大花瓶,里面放着干花,看上去应该是后来换上去的,所以走到里面的是故意放在这里的。

    为了增添有些的乐趣?

    欧阳惜看来一下壁画,都是名画的拓版。

    然而这些名画很奇怪,有西方的油画,还有中国水墨山水……

    这是什么品味?

    欧阳惜没有多想,她继续走,不小心撞到了一张画。

    这幅不是壁画,而是挂在墙上的,固定画框的钉子松了,若是不扶着一直晃荡。

    欧阳惜将画固定好,看了一眼。

    这是一幅国画,画中只有一个女子,坐在凉亭中,人物的服装是古代的,浓眉大眼,眉间有英气,但是脸蛋圆嘟嘟的,看上去有些可爱,女子乖巧的做着一个标准礼仪,欧阳惜为了游戏人物的服装,特意研究过历史,懂得每个朝代的服装特点,她认出那是商召朝末的服装,但是那个礼是什么礼她就看不出来了。

    欧阳惜没有注意到,这幅画的特殊。

    然而不代表别人看不出来。

    整个走道,所有的画都是壁画,而且边缘还能看到明显的灰尘。

    只有这一副,是挂画。

    他走过去,抬手轻轻抚摸画框。

    画的表面没有灰尘,画框下面没有画长时间摆放而产生的明显痕迹,整面墙都是一个色号,说明这幅画是放上去不久的。

    走道囤放已久的垃圾,还有突兀的画,都在传达一个信息。

    这是有些设计者留下的信息。

    也是凶手的信息。

    看到画中女子乖巧,腮边还有稚嫩,他已经猜到凶手是谁了。

    已经想明白了他就没有多留,追了上去。

    这个方向是厨房和仓库方向,那边更加杂乱,远远就看到了欧阳惜的身影,他正想跟过去,就感觉到有人靠近他。

    已经知晓是谁了,他没有反抗。

    然而下一秒他才知道,原来他的反抗并没有意义。

    她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这不像一个普通女生应该有的速度。

    他很明白,就算他知道有人靠近,但是在速度上,他根本不是对手。

    他只感觉有风夹杂着灰尘吹入双眼,他下意识闭了一下,等到他睁开眼睛,眼前并没有看到人。

    听到轻微的动静,他正想追过去。

    目光瞥到胸前有半截绳子,他停下了脚步。

    已经淘汰的人,没有了留下的资格。

    但是看她离开的方向,厨房的相反方向……

    看到这样的情况,他没有意外,离开了会场。

    欧阳惜在游戏会场里面转了一圈,所有的地方都转遍了,还是没有找到顾流华的身影。

    路上倒是遇到了不少人,不过感觉人少了很多,留下的人都有点‘胆战心惊’的。

    听说他们有很多同伴都被淘汰了,剩下的人都跟别人组成队伍,也就有了新的队伍。

    欧阳惜估摸了一下,大约还有十人以下。

    没有找到顾流华,欧阳惜想,她可能是被淘汰出去了。

    在这里没有认识的人,因为她的关系,应该也不会有人跟她组队,一个人落单,被淘汰的几率很大。

    她拿的不是凶手的号牌,所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躲起来,只要不被凶手淘汰,她就赢了。

    欧阳惜出来的时候还是懵懵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淘汰的……

    不止是欧阳惜有这样的疑问,所有人都有,他们都没有看到凶手,但是都被淘汰了,他们怀疑凶手作弊了,或者违背了规则。

    作为活动的举办方给出了答案。

    凶手没有违规,也没有作弊,她甚至早早就淘汰掉游戏设定的两个帮凶。

    这让所有人都错愕了。

    游戏获胜者能得到举办方赠送的礼品,看到上前领礼品的精灵公主,所有人都愣住了。

    那个可爱的精灵公主抽到了凶手牌?

    欧阳惜看到顾流华的时候也愣住了,出来她就到处找过,没有找到顾流华,还以为她是去洗手间了,至于电话……

    不好意思啊,她的手机还在保管着,所以两人联系不上。

    没想到顾流华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众人眼中。

    “她……她是精灵公主,怎么会抽到凶手牌?这……”

    “精灵公主的人设是一个善良有正义感的女性,她是凶手?她杀人人设不就崩了吗?”

    “是啊……”

    “不过我更加好奇,她是怎么做到的。”

    “主办方不给我们一个解释吗?早就崩了人设的精灵公主胜利,这个结果我们不同意。”

    “对!不同意!”

    纪神的朋友,也就是这次的主办方发言了:“这个结果我知道大家都不太愿意接受,但是我想说的是,这次的活动,绝对的公平。”

    撞衫对象看了一眼欧阳惜,心里很不服气。

    她带来的女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压过她的风头就算了,还想赢?

    呵呵!

    “我们对结果提出质疑,是我们应有的权利。”撞衫对象看向主办方旁边的顾流华,“精灵公主纯洁善良,可是现在一个双手沾满血腥的精灵公主,已经黑化了,她的本质已经变了,所以我抗议!这样的结果我相信不仅仅是我,大家都不会接受。”

    欧阳惜不屑的嗤笑:“纯洁善良?沾满血腥?小流华虽然淘汰了所有人,但是她没有伤害任何人吧?这个沾满血腥,说得太过分了吧……”

    撞衫女:“你……我这就是个比喻,游戏比喻!”

    “那这样的说法也不对吧。”欧阳惜笑了笑,看向其他人,“小流华淘汰你们的时候,你们是单独行动的,对吧?”

    不少人都点头附和,他们确实是一个人的时候让凶手钻了空子。

    欧阳惜:“而且她只是拿走了你们的身份牌,将人淘汰掉,并没有伤害任何一个人,我说的对吗?”

    众人:“……”好像是这么回事。

    “所以你们还有什么疑问?她没有伤害你们,这样还不够善良吗?”

    众人:“……”这么说也行,就是感觉哪里不对劲。

    “若是她纯洁善良,应该劝说别人,用纯净的心灵美打动所有人,让大家拿出身份牌,这才是精灵公主正确的打开方式。”她看着欧阳惜眼里全是挑衅。

    她不会让那个欧阳惜如愿!

    欧阳惜嘲讽冷笑:“你说的那是白莲花公主吧?抑或是绿茶公主的套路?”

    “谁规定精灵公主的处事方法就是站出来,用善良打动其他人?”

    欧阳惜为了了解纪神,这个角色吃得透透的。

    “我记得有一次,一个女佣做错了事情,被精灵公主路过看到了,等到女佣离开后,她帮女佣改正,然后装作无意间想要吃点心,吩咐女佣去取,女佣经过刚才干活的地方,看到改变过的摆设,她明白自己之前的是错误的。”

    欧阳惜看向撞衫女,“真是因为精灵公主善良,所以才不愿意当面指出,怕女佣心灵受到伤害。”

    “现在,你还是坚持装白莲花才是精灵公主应该有的表现,那我无话可说。”

    撞衫女:“……”

    众人:“……”你都怼成这样了,还让人说什么。

    虽然大家看着都不太服气,但是对于结果,已经没有人抗议了。

    虽然是游戏,但奖品还是有的。

    这让顾流华很诧异。

    看到一套cosplay的服装,顾流华:……

    她对这个真的不感兴趣!

    不过还有一个临时加上去的奖品,获胜者,能跟纪神提一个要求。

    这是之前就安排好的。

    这也是为什么欧阳惜一定顾流华过来的原因。

    那个撞衫女也是冲着纪神这个条件来的。

    虽然撞衫女不甘心,但是跟比起得罪纪神,她宁愿给纪神留个好印象。

    游戏进行了一下午,此时已经快到碗饭时间了。

    顾流华正打算询问欧阳惜是不是回去,江潋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顾流华说了两句,然后侧身靠近欧阳惜问道:“我们回去吃?”

    欧阳惜:“不回,活动还没有结束呢。”

    顾流华点点头,然后走向一边跟江潋打电话。

    因为顾流华赢了,纪神过来询问她想要什么,没想到她一直在打电话。

    欧阳惜都觉得尴尬了。

    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纪神聊天,为什么有一搭没一搭?因为纪神就是个闷葫芦,她还能说得下去,完全是有求于人家。

    欧阳惜求助的看向顾流华,然而人家正甜蜜着,她的求助落在空气里,没了。

    等到顾流华挂掉电话,看到欧阳惜生无可恋的样子,一脸茫然。

    “怎么了?”

    欧阳惜似乎虚脱了:“没事。”

    “比赛赢的人可以跟纪神提一个要求。”

    顾流华:……

    她又不认识人家,提什么要求?

    这怎么像打赌一样。

    “那这个条件为可以送给别人吗?”顾流华看向欧阳惜问道。

    欧阳惜本来就是冲这个来到,正想说话,听到旁边一个不高兴的声音道:“不可以。”

    纪神生气了。

    他的条件那么多人想要,这个女生却嫌弃,还想送人!

    他怎么不生气?

    顾流华:……

    实在不明白有什么好生气的。

    用不上的东西卖了或者送人,不是正常操作吗,有什么可生气的。

    顾流华求助的看向欧阳惜,看到欧阳惜摇摇头,她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没有想到要什么,等我想好再说吧。”

    一直充当背景板主办方何少过来解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碗饭定在了锦江酒店。

    大家都是开车过来的,各自开车过去。

    何少看到纪神的眼神看着顾流华,脑筋一转,叫住了欧阳惜:“我们这边多了一个人,坐不下,能做你们的车吗?”

    欧阳惜自然求之不得。

    何少推了纪神一把,后者愣愣的跟在两人身后。

    然而他的目光一直落在顾流华身上。

    顾流华知道对方只是喜欢这个角色,是这个角色的死忠粉,所以不会多想。

    一路上,纪神视线都时不时落在副驾驶位上。

    欧阳惜觉得这样的眼神太过于……

    好在江潋不在,不然知道她带了这么个人一起,肯定要气炸。

    顾流华的手机时不时的弹出消息,欧阳惜多嘴问了一句:“江小子不放心你啊?”

    “没有。”顾流华摇摇头。

    就是普通的聊点。

    到了酒店,顾流华看向纪神:“纪神,你先进去吧,我们去一趟洗手间补妆。”

    纪神点点头。

    等到他走远,顾流华才说道:“惜姐姐,你想要什么?”

    欧阳惜掐了一把她脸颊,“还是小流华懂我的心。”

    “我这次就是冲着纪神来的,虽然外人都知道纪神是职业电竞选手,但是内行人多少还是知道他另一个身份,他是一个游戏背景设计师。”

    欧阳惜想让纪神加入,所以把顾流华拉过来了。

    顾流华这下明白了,欧阳惜这个人还不错,她也乐意帮忙。

    然而却不知道,她给自己留了一个大麻烦。

    “嗯,那等会儿有机会我跟他说说。”。

    条件是人家提出来的,她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文学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