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衍道图 > 第四百四十四章 被发现了

第四百四十四章 被发现了

    现在是中午,万科庸不知道去了哪,还没有回来。

    任衣他们虽说挂着李青云亲兵的名头,但是行事还算自由,也没有人去多问。

    在窗外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万科庸回来,李青云的心里挣扎了一下,还是翻身进了屋子。

    说实话,这还是他第一次进到万科庸的房间里,在天云书剑院的时候,一直都有没有机会。

    蹑手蹑脚的在房里找了一会儿,李青云忽然拍了一下额头。

    他们现在来到白浪城才一个晚上,就算万科庸住在这里,又能发现什么呢?再说了,他有空间戒指,东西完全可以放在里面。

    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李青云心猛地一紧,连忙躲到了屏风后面。

    门被推开了,万科庸走了进来,伸了个懒腰,径直往屏风后面走去。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李青云的眼中充满了惊恐,要是万科庸发现他在这里,该怎么解释呢?

    忽然,他猛的想起来自己现在还用着匿空术,万科庸看不见他。

    不过,等到万科庸走近,他的心还是狂跳了起来,连忙屏住呼吸。

    万科庸并没有发现李青云就在他身旁不到三尺的地方站着,他也不知道李青云修炼了匿空术这种天生就是用来偷窥的秘术,直接解开了身上的外袍。

    李青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看,大家都是男人,他身上有的,自己自然也有。

    但是他今天来,就是为了看看万科庸到底是男是女,所以,只要看一下就什么都解决了。

    旁边,万科庸把外袍搭在了屏风上,把手放在了身侧,开始解里衣。

    然后,李青云就感觉自己瞎了。

    白,太白了,晃眼的白。

    万科庸穿的衣裳,从来都是高领,但是现在里衣褪去之后,一头及腰的青丝柔顺的披散在肩头,脖子上的皮肤细腻的如同世间最完美的瓷器,锁骨甚至可以用精致来形容。

    但是往下,却是一圈束的紧紧的丝绸,把他整个前胸都围了起来。

    再往下,是平日里在宽大的外袍下,完全看不出的纤细腰肢,仿佛不堪盈盈一握。

    李青云比划了一下,眼神中有些不可置信。

    现在他总算是知道宗灭没有骗他了,一个大男人,白一点还说的过去,但是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细的腰?

    怪不得抱着她的时候感觉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原来是用丝绸束了胸,又隔着两层衣裳,能感觉到才怪。

    这个时候,万科庸轻轻叹了口气,有些埋怨的说道:“早知道就不束那么紧了,娘说的办法果然没什么用。”

    听到这话,李青云更加震惊了,因为万科庸从的声音变了,之前还听不出是男是女,但是现在,他已经可以确定,万科庸就是个女的!

    可是,她究竟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性别,还要告诉自己她是男子?

    正当他想着的时候,万科庸已经开始解开丝绸了,她之所以回来,就是因为今早赶时间,束的太紧,很不舒服。现在趁着正午,回来重新束一下。

    这下,一旁的李青云可谓是过足了眼瘾,鼻血不由自主就从鼻孔里流了下来。

    可是,他显然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他的匿空术修炼的并不到家,现在又在全神贯注的看着万科庸,松懈之下,忘了运转口诀,匿空术已经隐隐有些崩溃的征兆了。

    “嗯?”

    感觉到旁边有些不对,万科庸握着丝绸条,扭头看了一眼,刚好和李青云的视线撞在了一起,然后,她就愣在了原地。

    李青云看到万科庸直勾勾的看着他,有些不解的回头看了一眼,没发现任何不对的地方,就把头扭了过去。

    “不对!”

    李青云猛然想起了什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果然,匿空术不知道什么时候散了。

    “那什么,你听我解释。”

    李青云干笑了一下,刚想说话,就看到万科庸张开了嘴。

    “啊!!!”

    紧接着,一声足够刺破普通人耳膜的尖叫声响了起来,李青云也顾不得男女有别了,连忙上前捂住了万科庸的嘴,低声警告道:“小声点!你想把附近的人都招来吗?!”

    身为瑶城将军府的少将军,墨麟军的统领之一,居然在午休的时候,跑到人家姑娘的闺房里,用秘法来偷窥。

    说实话,要是被别人发现,李青云就算是跳进万里海也洗不清他相当猥琐的行径。

    万科庸明显是吓到了,眼睛中充满了惶恐和不安。

    就这样,两人以这种尴尬的方式抱了好一会儿,李青云伸手把万科庸搭在屏风上的外袍拿了下来,手忙脚乱的给她裹上。

    然后看着万科庸的眼睛,有些尴尬的说道:“别吭声我就松开你,有什么话咱们慢慢说,行不行?”

    万科庸总算是冷静了下来,十分羞恼的瞪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就算是打死她,她也没有想到,李青云居然会躲在这里,还刚好看到了她换衣裳。

    李青云松了口气,松开了万科庸。

    谁知道,万科庸恨恨的看了李青云一眼,忽然抬起腿,重重的顶了李青云一下。

    “雾草!”

    一声惊呼,措不及防之下要害被袭,李青云捂着自己身上最重要的地方,直接倒在了地上,蜷缩成了一团,额头上不停的往外冒着冷汗。

    “哼!”

    万科庸冷哼了一声,伸手拽过自己的衣裳,略显慌乱的跑了出去。

    停了好半响,李青云才扶着墙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万科庸已经收拾妥当了,正坐在桌子边等着他。

    “下手不用那么很吧?”

    李青云扶着桌子坐了下去,表情十分痛苦的埋怨道。

    太疼了,比挨鞭子都疼,差点没要了他的老命。

    万科庸的脸瞬间红了,瞪着李青云说道:“谁让你偷看我的!还有,刚才的事情立刻忘掉!”

    李青云苦笑了一下,解释道:“又不是故意的,我哪能想到你会在这个时候换衣裳。”

    停了一下,李青云忽然抬起头,看着万科庸问道:“你真是女的?”

    “你还说!”万科庸恼羞成怒,拿起桌上的茶杯就砸了过去。

    李青云连忙偏头躲过,笑了笑问道:“别生气啊,不说就是了,不过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们?”

    认识了几年的同窗好友,突然之间发现他是个女子,而且,他刚刚还亲眼看到了万科庸换衣裳,当真有些说不上来的尴尬。

    万科庸看了李青云一眼,趴在了桌子上,忽然哭了起来。

    要是能选择,她又何尝愿意整天束着,可是她有得选吗?

    “不是,你哭什么?偷看你这件事是我不对,你别哭了行不行?”

    看到她哭,李青云可算是麻了爪子,这件事毕竟是他有错在先,谁让他闲着没事,非要玩这一出。

    不仅拆穿了万科庸的伪装,更把人家姑娘看了个遍,得亏了他和万科庸相识多年,不然他们俩之间,今天必须得死一个。

    又劝了两句,可是,万科庸还是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

    李青云叹了口气,轻轻推了一下万科庸,把脑袋凑了过去,解释道:“我真不是有意的!你别哭了好不好?这样吧,要不你打我一顿?咱们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你还说!”

    万科抬起头眼睛通红的瞪了他一眼,忽然一把抓住李青云的胳膊,狠狠的咬了下去。

    “嘶!”

    李青云倒吸了一口凉气,硬是咬着牙强忍着疼,任由她咬着。

    咬了一会儿,万科庸哭着松开了他,又爬在桌子上,开始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