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凉薄上神拐回家 > 少年肆意 第五十三章 林氏双姝

少年肆意 第五十三章 林氏双姝

    “你们说这两姐妹,谁的胜算大些?”

    “青月郡主不是学医道么?难道灵修上也有独特造诣?”

    “看这姐妹二人的对话,积怨已深啊,这一战精彩了。”

    “我看就是林青若嫉妒青月郡主,毕竟她虽然也算是刘府的后人,丹药一途却从未听说过有任何天赋。”

    场下的嘈杂喧嚣,与台上的两个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林青若严重的忌恨几欲化成实质,衬的林青月潇洒自如,更有几分仙人之姿。

    “这么一对比,林青若也算不得什么大美人,更像是故作清高,丝毫没有大家风范。”

    人群中悠悠飘来这么一句话,更是激得林青若几近发狂,运起全部灵力,凝成一抹幽深的墨绿色薄幕,不管不顾地砸了过来。

    场下人调侃着:“这娇滴滴的大小姐,打起架发起狠还颇有几分泼辣的。”

    再看对面的林青月,也不摆那些高人的花架子,不闪不避,反而提起纵身迎着绿幕流星般的冲了过来。

    “···他们林氏兄妹打架都这么莽的么?什么章法也没有,就是往前冲。这么看嘉义侯府的功法可不算高明。”

    林清玄却知道,妹妹从不做无把握之事,何况,青若实在不是她的对手。

    只见林青月,眨眼间就已经直直的从绿幕中穿透而过,且毫发无伤攻势不减,两息就已来到了林青若面前。

    林青若登时惊的尖叫,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没有神兵庇佑的林青月,竟然如此轻易就破了她的全力一击。

    哪知林青月却不急于出手,定定的站在她面前,不过一臂的距离。

    “怎的好容易冲到跟前,又不进攻?莫不是青月郡主竟不会使用灵技?”台下众人不明所以。

    盈钫、盈锐、屈墨姐弟、俞淅兄妹等,在血月森林中见过林青月手的人,却心中明白,这种速度于林青月而言,与小儿学步并没有分别。

    林青若真的,不配作为她的对手。

    林青月自怀中抽出一把青芒短匕首,正是此前在林祁书房中拿到的那一把,微微侧头一笑,“表姐,你我之间的恩怨,今日也该有个了结。”

    台下众人恨不得多生出一双耳朵来听个中细节。林青若已吓得有些发怵,仍嘴硬到:“分明是你蛊惑人心,害得我们一家被迫出府。”

    林青月将青芒匕首绕在指尖,周身放着冷气,有意不急于动手,为的就是放大林青若心中的恐惧。

    伴着一声娇笑,天音般的女声由灵力缓缓送出,环绕在整个试炼场:

    “你猜我今日,会怎样对你出手?呵。”话音未若,人已动了,第一刀却并不攻击动脉,只朝着左肋凝气的穴窍轻轻一划。

    殷红的血渗出林青若白色的衣裙,她向来喜穿白衣,能将她衬的更高贵典雅。

    此刻,梅花一般的血珠然在白衣上,二女一惊慌一从容相对站着,画面有一种说不出的和谐美。

    “你放心,我不会要你性命。尽管你毒害我姐姐青云,又同你母亲两次买刺客围攻于我。”语声柔和,淡然的仿佛在诉说他人的故事。

    手上动作也未停下,和着话音顷刻间已在林青若周身三、四个穴窍一一划过,鲜血四下蔓延,白衣红染,煞是好看。

    围观的修士们已经听得暗暗心惊,原来传闻竟是真的。林刘氏身为当家主母,戕害嫡女,雇佣行凶,实在可恶。看向刘府的眼神不自觉也都带着鄙夷。

    只是,林青若莫不是心中有愧,怎的就一动不动的任人宰割,适才那气势可不是这样的。

    林青若自然是没有力气反击的。青芒匕首并非随意落刀,这是一套古书里记载的功法,名七穴散劲。

    顾名思义,只要记得住全身穴窍的点位,了解经脉运转的规律,即便是孩童稚子,只要认准穴位出手迅速,也可将一个成年人击倒。

    四刀落下,林青若已经连勉强站立都难以维持。

    “自我父亲找寻上古神迹,我被送去学艺,你们克扣我姐姐的修炼资源,侵吞我家的家产,

    将我姐姐锁在荒院里,先是试图饿死,后又下毒,以致我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先是买了影杀的六级小队,后又是修罗门的修士刺客,竹苑的青砖尽染。

    可曾想过我能活到今日?又可曾想过又今日之局面?”

    林青月寒意更盛、吐气如兰,字字清晰的落在每一个人的耳中,又似钉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手上却不停歇,身法也越来越快,依着周身脉络、关键穴位,毫不费力的用匕首轻抚般的游走一遍。

    林青若已烂泥般的瘫在试炼台上,只用双手捂着脸,似不能面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又好像怕林青月伤到她的脸。

    高门大户,听着是无限风光,背地的阴影里,又藏着多少腌渍?

    “呵,”林青月又是一声冷笑,“我不会毁了你的脸,尽管你自认是咸城第一美人,我却并不嫉妒你,因为我林青月,从未想过以色侍人。”

    这一句说的极为轻柔肆意,满是对林青若的不屑。

    旋即又附在她耳边低语蛊惑道:“做错事要认,挨打要立正。我会留着你这张漂亮的脸,但是,

    毁掉你的丹田!

    让毫无修为的你,顶着这张漂亮的脸,凭姿色向各种权贵摇尾乞怜,永世不得翻身。”

    说话间右手凝出一束月华之力,生生的穿透了林青若的丹田,正所谓“杀人诛心”。

    一向自诩为第一娇女的林青若,失了修为空有一副皮囊,在这恃强凌弱的缺月大陆,会面对怎样的人生呢?真让人期待!

    “啊!”一声惨叫。

    众人只看到林青月俯身同林青若说了些什么,后者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斗大的汗滴自白皙的面颊簌簌而落。

    “不要,不要毁掉我的丹田。”散了修为的林青若已然无法用灵力发声,只是嘶声竭力的喊着。

    “若儿!”林刘氏晕倒在刘府的观看席,林鸿一声爆喝就要冲上台来。

    台上站着的可是林青月,齐辰心尖儿上的人物,可不会给他冲上来的机会。自轿子内信手一挥,直接将人摔在地上。

    这是,只见一个青涩少年如风一般冲上试炼台,飞身扑在林青若身上,“不要杀我姐姐。”

    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林三府的小公子,林清驰。

    “别杀我姐,我的命偿给你。”少年固执的仰起头,直视居高临下的林青月。

    “哦?你可知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要让她为我姐姐偿命。”林青月甚是意外,她对这个少年并没有印象,只依稀记得是个爱浑闹的顽童。

    “我知道,我给青云姐偿命。你绕了我姐姐吧。”

    “驰儿快走,不许求她,她没有心。”林青若被弟弟猛的一扑,登时清醒过来。

    她同林青月是不死不休的死仇,永远不可能开解,多一个清驰,不过是多连累一个家人。

    “孽女,你残害手足,老夫必将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林鸿硬受了齐辰亦击,他只有灵将一阶的修为,已是受伤不轻。

    “残害手足?我姐青云的命,不是命么?”林青月厉声反驳,一脚将林青若踢到了试炼台边缘。

    “姐!”

    “裁判,还不宣判么?嘉义侯府清理门户,让诸位见笑了。”林青月歪头一笑,仍是风华绝代的郡主。

    “判!本评审席裁定:刘府挑战嘉义侯府,嘉义侯府三战全胜,刘府让出三个天骄榜参选名额。”这一战终是落幕。

    “你别走!”林青月正要下台,又被固执的少年叫住。

    “怎么,你也想同我打一场?”嬉笑的神态,仿佛刚刚一场激战从未发生过。

    “你放过我姐,我的命你随时可以拿去。”

    这倒让林青月侧目,这孩子据说平日里甚是纨绔,竟能为了林青若那个草包以命换命。

    “我要你的命有什么用,我要保护你姐,我也要替我姐报仇,冤有头债有主。

    何况,无论我要不要你的命,你们一家终究是要同我不死不休的。”

    谁知骄傲少年竟然噗通一跪。

    “驰儿,站起来!”林鸿几欲眦目。

    “我年纪虽小,却能明辨是非。此前的事,”少年狠狠的咬了一下下唇,“此前的事,是我母亲和姐姐不对。

    大错已成,青月姐姐已经不在了。你要寻仇也是应当,只是我身为林府男儿,却不能眼看着亲姐受害而不相救。

    只要你肯放过我姐姐,我愿意用我的命换。”

    林青月反倒有些高看这固执少年,当着全城贵族的面,能当面认下家人的错,又愿意用自己的性命一力承担,本是个有担当有魄力的好孩子。

    看不出林鸿夫妇能教出这样一个孩子来。她却不知,林清驰最为年幼,甚得林开欢心自幼养在膝下。

    若不是后来林开外出寻找林祁一家的下落,林清驰也不会被母亲养成纨绔的性子。

    林青月以灵力托起少年,“林府男儿只跪天地父母,站好了。你倒是机灵,吃准了我会被道德绑架?

    你的命我记下了,我答应你,只要她不再冒犯于我,可以饶她不死。”复又补充道:“既然林青若修为已失,必然无缘此次天骄榜比选,你自己想办法顶上。

    若你能进入天骄榜百强,我可以让你多活些日子。”

    被托起的少年满脸惊疑,看了看受伤的父亲,又看向林青月,“我修为尚浅,未能获得天骄榜参选的资格。”

    “那是你的问题,不想要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