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中文 > 三国:开局被曹操三顾茅庐请出山 > 正文 第271章 刘备和孟获的合作

正文 第271章 刘备和孟获的合作

最新网址:www.x23us.us
    交州的西边,连通南中,距离并不是很远。

    孟获已经成为目前刘备唯一可以联系的盟友,其他像孙权等人,全部投降曹操,没能力再造反。

    刘备被压在交州里面,也就是曹操最近没时间对付他,急着建国,又考虑到从北到南,路途遥远,气候不适,先让他继续蹦跶。

    要不然,刘备连联合孟获的机会都没有。

    孟获所在的南中,也是这样,暂时打不过去,要是他主动出手,曹老板就不客气了。

    “孟获怎么说?”

    刘备期待地问。

    诸葛亮说道:“他说希望能和王爷见一面,再决定是否合作。”

    刘备想了好久问:“军师认为,我应不应该去见他?”

    他担心去见面会有什么危险,早就听说过南中的人十分凶猛,什么生吞活蛇,赤手空拳和猛虎搏斗等等。

    “可以去,但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诸葛亮说道:“如果能说服孟获,让他出兵攻打益州,能给曹操造成慌乱,不得不分散兵力,我们趁机从交州打入桂阳和零陵,重新占据荆州南部。”

    这个计划,刘备绝对是赞同的。

    想了好一会之后,他问道:“军师确定真的可以?”

    “绝对没问题!”

    诸葛亮很肯定地说道。

    “好,我去见孟获!”

    刘备不甘心藏在一个小小的交州里,要得到的是天下。

    他在交州也很危险,随时被曹操攻打,倒不如先反抗。

    诸葛亮又说道:“王爷要是担心有危险,可做足万全的准备,再带上张将军,孟获没有传闻中的厉害,这次我一定会帮王爷说服孟获,出兵益州。”

    “好!”

    刘备大喜。

    ——

    许都。

    那批战马送到军营之后,郭泰开始训练新兵的骑术,但这些新兵以前全部是农民,连战马都未曾见过,更别说把他们尽快训练出来,很多人在马上还稳不住自身。

    曹彰想过很多种方法,效果不佳,每天都有几十人从马背上摔下来,不敢训得太厉害。

    士兵当中只有数百人学会骑术,可以策马奔跑,还有一部分人虽然不能奔跑,勉强做到快速行走,至于提起刀杀敌,完全不用想,只要走起来,肯定会摔得很惨。

    “先生,他们的骑术不太行。”

    曹彰无奈地说道,也不知道怎么教。

    郭泰想了好久道:“我再想一想办法。”

    这个年代的骑兵,全靠长年累月地在马背上训练,用双腿夹着马背稳住身体,才不会掉下去,这些从农民转变过来的新兵,就是不得要领。

    应该要找一点外物来辅助才行。

    郭泰心里在想,准备去找马钧,借用一批铁匠,打造些辅助的东西。

    ——

    任俊最近只忙活一件事,那就是帮先生种植那些全新的作物。

    根据之前郭泰说的,只要这些作物能种植出来,以后大汉再也没有挨饿的百姓,任俊知道作物对先生十分重要,一点也不敢怠慢,照顾起来,比照顾自己还要细心。

    那么久过去,种植红薯和占城稻的田地,延绵了一大片。

    红薯的在地上的藤蔓,生机蓬勃,越来越多,按照先生的吩咐,还能定期收割一部分带回去喂猪,那些小猪崽贼喜欢吃,长大得越来越快,稻谷现在是金黄色的,随时准备收割,一切做得十分完美。

    这里本来是发洪水的地方,现在被整理得十分好看,河的两岸还种了很多植被,按照先生说的,防止水土流失,更容易保存耕地等等。

    城内一些世家子弟,最近很喜欢往这个地方来郊游跑马。

    任俊还看到,刚才有一个骑着红马的男子,在旁边的河堤上奔跑,他们见怪不怪,不觉得有什么特别。

    “长官,是不是可以收割占城稻了?”

    一个有经验的老农民走过来问道。

    再不收割,时间就晚了,到了冬天没办法晾晒。

    北方虽然比较少种植水稻,但不是没有种过,他们看着占城稻长成的谷粒,金黄饱满,稻穗上满是谷粒,老农民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先不说红薯怎么样,单凭稻谷应该不能挨饿了。

    这一句长官,叫得任俊不知道多欢乐,激动地说道:“今晚我回去请示长官,如果可以的话,明天就能……”

    他的话还未说完,远处的稻田里,传来了一声惊呼。

    “你不要冲进来!”

    “不好,稻田被他们毁了。”

    “快围起来,别把他们放走了,让人去通知长官!”

    一群农民顿时乱了起来,有人赶紧去找任俊说清楚情况。

    任俊注意到这一幕,挥一挥手,带着数十个辎重营的士兵,上百个农民包围过去。

    那个骑着红马的世家男子,本来是追着一个男人,没想到对方会一头冲进农田里面,自己的红马不听使唤也闯了进去,最后摔下来弄得满身泥泞。

    他正在狼狈地爬起来时,看到附近的人包围过来,高声道:“快拉本公子出去!”

    “把他们都拖出来。”

    任俊现在很生气,敢毁坏自己的稻田,要是让先生知道,还不把这些人拖下去砍了。

    看着稻谷被压垮了一大片,不知道多心疼,那些都是粮食。

    附近的农民也很生气,粗暴地把人拖上来。

    “别用力……你们要做什么?放开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那个公子拼了命地挣扎,但被农民们三两下就绑起来,包括那个男人,至于战马,直接扣押。

    “我管你是谁,敢毁坏农田,谁来了都不管用。”

    任俊狠狠地踹了他一脚,愤怒地说道:“把他拖下去,重打五十大板,再交给先生处置。”

    “家父崔琰,你们这些贱民敢打我,你等着死吧!”

    这个公子是崔琰的儿子,名字叫做崔钦,今天在追着一个犯事的奴仆来到这里,跌入农田已经很愤怒,这些刁民还敢对自己不敬。

    农民们听说过崔琰,知道崔家的地位,一时间害怕得停下手。

    “知道怕了吧?还不快把我松开!”

    崔钦生气地大叫道。

    几个农民正要放人,但崔钦又挨了任俊一脚,被踹到路边上。

    任俊知道先生的事情,和崔琰不对头,哪有放过的可能,大喝道:“绑起来!”

    辎重营的士兵,赶紧动手捉人,再拖下去打。

    附近好几个崔家的家奴见了,转身就跑,回去上报。
最新网址:www.x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