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中文 > 从一气决开始肝进度 > 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郗家家主的心思

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郗家家主的心思

最新网址:www.x23us.us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古代,玉京十二楼即代表天上与仙人,此部剑技以玉京天楼为名,即代表着仙音剑曲,甚至是仙授之音,位阶极高。

    吞噬它,怎么都是不亏的,哪怕此部功法有缺,仍是大赚特赚。

    只是,最终,钟超还是略过了,没有立刻吞下。

    “玉京天楼十二音,这部功法的级别确实高,但正因位阶高,我才不敢轻易选它。”

    功法威力,从来都是与难度划等号的,仙授天音威力强大,难度必然也是顶尖,更让钟超抓瞎的是,这部功法还涉及到心灵、音律等飘渺无常之规则,学习它的难度又增加了一筹。

    而自身已有一部天之御剑术,可以预见,那是能让钟超倾尽一生都难以探尽的高明剑法。

    再来一部,他的时间根本不够。

    “呼……再看看吧,没有好的再回来选择。”

    “而且,接下来的前进也要小心了,2000米处的剑意投影,已能伤到我。”

    深呼吸一口气,钟超再次前行,然后,他就在2030,2080,2090等处,接连碰到了剑意投影。

    好在,虚幻大日的主场优势够大,他又拥有天之御剑术。

    依此调动大日之火,凝聚太阳之剑进行轰炸,他硬生生的闯了过去。

    不过,百米内连续碰到了三四个剑意投影,还是极其强大的那种,这令钟超也有些气喘吁吁,头昏脑胀,更令他明白了,剑池之路果然是越往后越难。

    当然,钟超是不怕难的,让他遗憾的是,刚才三部剑法太次,并不是他需要的。

    “继续,希望接下来能遇到一个好练的,强大的,还能克制我欲火的剑术……”

    ……

    噬魂的能力,让钟超的注意力从考核上转移,全部转到了剑法的优劣上。

    此刻,他满心思想的都是下一个剑法是什么,要不要回去选择玉京天楼十二音。

    也因此,钟超没有注意到,落后半个小时的他,凭借天之御剑术,再次赶上了七剑的序列。

    而且,钟超没心思理会排名,峡谷两侧的豪族,以及剑池之路上的天骄却十分在意。看着钟超逆流而上,几乎没有停顿的过了2000米的堪,不少人的心态炸了。

    “追,追上了?!”

    “2000米,现在是2050米了。”

    “秦梦梦已经被他超过了!”

    “嘶,叠浪剑应潮生也被他越过去了。”

    “他难道不会累吗?2000米后,剑池之路上的每个剑影都强大至极,孤剑苍雨落战胜一个都要消息一段时间,甚至会受伤,那少年为何一点事没有?”

    为何没事,自然是虚幻大日以及天之御剑术够强,特别是前者。

    大日,无论在那里都是被崇拜之物。

    用前世阅历构建出大日虚影的钟超,要是拉胯,才是怪事。

    当然,这件事钟超不会说出去,其他人也不知道,但虽然不明白原因,看着钟超快步前进,一些人升起了一个荒诞的想法。

    “诸位,我有一个疯狂的想法……这次百户,难道有这少年的一席之地!”

    “嘶……让换血一次的武者当百户,你还真感想!”

    “要是先前,你告诉我换血一阶能当百户,我觉得你疯了,但现在,我觉得我要疯了!”

    “乖乖,我记得百户之位原是换血四次之上才能担任,计先生想培养天骄,这才破例。但破例到换血一次……这世界果然疯了。”

    不断前进的钟超,让峡谷两侧的豪族彻底炸了,且,随着钟超不断前行,越过一个个名声在外的天骄,他们心态被炸的越来越裂。

    而当钟超追赶上七剑的第一序列后,一些人反而无声了。

    此刻的他们,已经无力感叹,只想看看,钟超到底能走多远。

    同时,巨江城真正的豪族,也终于把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

    苍家家主:“小晴跟他的关系看起来不错……等下告诉一下小晴,可以邀请那少年来苍家族地走走。”

    城主秦墨,看着钟超的眼睛也有着意外:

    “这个少年,不得了啊。”

    不止豪族,就连命策军的军长计先生,也有些意外的看了钟超一眼。

    不过,高层虽然注意到了他,但要说心情最复杂的,还是寒门家主——郗逊。

    “???”

    看到排在钟超前面的,只有孤剑苍雨落,重山剑宗荣,少侠终青,以及那个神秘女子,郗逊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数次过后,发现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后,这个一直对钟超很好的郗家家主,第一时间升起的不是欣喜,而是遗憾,懊恼。

    甚至,他还抬抽了自己一巴掌。

    “老爷?你怎么了?”

    如此操作,让旁边的薛静静吓了一跳,并关切的询问了起来。

    只是,少妇的问询并没有让郗逊心情好转,反而更加恶劣了。

    “该死,错了啊!”

    这几个字一说,薛静静当即明白了自家老爷叹息的原因,就是她自己,也有些糟心。

    谁不希望自家女儿嫁的好,而这个武道至上的世界,天赋强,就是好。

    此前,她虽然一直说着什么平平安安就是福,那是因为没机会。

    她在郗家,看着很得宠,但终究是个妾,妾生的女儿就是庶女。

    在讲究门当户对的年代,郗雅这样的庶女是嫁不到高门豪族到主妇的,只能成为妾室。

    而让郗雅嫁入豪门为妾,对于郗家来说是好事,能让他们的门脉扩充,对于郗雅本身就不是那么美妙了。

    身为妾室,薛静静比谁都清楚做这个的为难。

    也因此,薛静静一直想着让郗雅嫁给好点的人家,不受大妇虐待的过一辈子。

    但钟超的情况是不同的。

    “钟超天赋出众,未来的前途可以与七剑相比……但他是底层出身,小雅是有机会成为钟超正妻的。”

    “不,不是有机会,他差一点就成为小雅的夫君了……前一个月,我观他是没有意见的。”

    想到这里,薛静静心就如绞了一般的疼痛。

    她知道,随着钟超展露天赋,小雅的机会,彻底错过了。

    “小雅,母亲对不起你啊。”

    “……没事,我,我不嫁给那个闷葫芦,也能过的好好的。”

    郗雅是个娇蛮的大小姐,虽然心中也有些后悔,更明白自己真的失去了什么,但她的骄傲,让她不愿屈服。

    甚至,钟超的表现,还刺激到了她,让她下定了决心苦练。

    只能说,郗雅这个骄傲的小孔雀,还是有优点的。

    只是,郗雅自信,薛静静却叹息不断……努力并不能改变一切的。

    而郗逊,更是目光幽深,不断思考着什么。

    “与钟超的关系绝不能断,还要加深联系,但钟超不再是小透明,想要跟他拉好关系的人必然很多,单凭药膳,是否有些不够……康儿此前说的事情,可以考虑一下。”

    
最新网址:www.x23u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