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锦医归 > 锦 008 见婆婆,好凶

锦 008 见婆婆,好凶

    鹤选堂,云太妃听闻纯宵意图谋害孟璟,就要被乱棍打死,立刻带人赶往云水居。

    彼时,云水居外的空地上,已架起刑凳,纯宵被死死地绑缚在宽凳上,嘴巴堵住,巴掌大的小脸上尽是惊惧。

    行刑的侍卫分立长凳两边,举起红漆木杖,重重地朝纯宵臀部杖去。

    纯宵自打八岁进宫被分到云太妃身边,就再未受过什么皮肉之苦。多年下来,娇养得比普通勋贵家的小姐还要衿贵几分。

    那弱不禁风的身板,哪里受得了云水居侍卫带着内力落下的杖刑。不过三五下,就一翻眼皮,活生生晕死过去。

    鲜血从她下身流出,一点一点地滴在青砖地上。

    云太妃匆忙赶到云水居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顿时,那张保养得宜、风韵犹存的脸就变了。

    “住手!”她怒斥一声。

    甩开另一个大宫女云蕙的手,便快步朝前行去。一面俯身查看纯宵的伤势,一面声色俱厉地呵斥行刑的侍卫,“谁准许你们对纯宵动手的?!纯宵、纯宵……若是本宫的纯宵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本宫要你们统统陪葬!”

    两个侍卫被呵斥得有些莫名其妙……对视一眼,正要拱手解释。这时,孟璟听到太妃的声音,从书房中走了出来。

    云太妃见孟璟朝她走来,像是想起什么,原本铁青的面色总算缓了几分。

    只是开口,语气仍有几分僵硬、冰冷,直直地看着孟璟,道,“不知纯宵做错了什么,竟惹得你要杀她!”

    那语气,好像孟璟不是他的儿子,纯宵才是她亲生女儿似的。

    孟璟听云太妃这般问,也没有立刻解释,而是先将云太妃请进了书房。

    然后才将纯宵给他用夜夜欢,以及夜夜欢的狠辣之处说了一遍。

    可,谁也没有料到。

    云太妃听完他的话后,面色竟然大变。

    她嘴唇哆嗦着,沉默了许久,才失声道,“那香,是我给她的。”

    “母妃给她的?”孟璟面色一沉,带着几分不可置信,寒声追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云太妃摇头,叹了口气。原来纯宵昨夜并没有听孟璟的话,向云太妃隐瞒他的病情,而是直接将实话透给了云太妃。

    云太妃这些年来最牵肠挂肚的就是孟璟的子嗣问题,得知回春馆的女神医都拿这病没办法,整个人一下子垮下来,极是消沉。

    这时,在她院里当差的一个老太监就趁机冒头了,说京城的黑市上有一种助兴的情香,效用极好。便是石头人用了,这一夜都得跟雌石头交欢上七八次。

    而且,这香还有个天大的好处,就是用几次,女方就能怀几胎。

    一次一胎。

    是以,在市面上极为走俏。

    云太妃一听这香竟有这般奇效,脑子一昏,当即就许了重金,让老太监去黑市采购……

    之后的事情,不用云太妃多说,孟璟便已明了。

    ……

    书房中,一片寂静。

    孟璟拧眉默了许久,才重新开声,冲着云太妃,清淡道,“是儿臣错怪纯宵了,也辜负了母妃一片好意。”

    云太妃摇头,面上浮出几分赧然,“倒也怪不得你,是母妃太过心急……却连累了你。”

    “母妃言重。”

    “……”云太妃没再言语,起身,敛了敛衣袖,道,“纯宵伤得重,我先带她回去上药,至于那个老太监,我随后就让人绑了给你送过来,随我儿处置。”

    孟璟“嗯”了一声,躬身道,“儿臣恭送母妃。”

    云太妃转身离去,步子有些焦急。

    纯宵很快就被带走了。半个时辰后,那老太监送来,却只是一具面色青紫,舌头外凸,颈骨折断的尸体。

    线索就这样断掉了。

    ……

    楚辞一直睡到次日午后才醒。

    梳洗过后,抱月端来了可口的饭菜。

    她正欲提筷,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通报声。

    是云蕙,奉云太妃之命,来请楚辞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