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锦医归 > 医 076 摄政王,小爷的儿子你要抱吗?

医 076 摄政王,小爷的儿子你要抱吗?

    要生了……

    听到这三个字,陆小郡王一下子就慌了,脸色遽然一白,紧紧地扶住她的手道,“那现在该怎么办,我要做什么?”

    “叫、叫芸娘进来……”楚辞额头上汗滴凝聚,忍着痛,艰难地说了一句。

    “好,我这就叫她进来,娘子你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说着,他转过头,朝着外面,大声喊起芸娘的名字。

    芸娘听到陆小郡王慌乱的叫声,立刻从外面跑了进来。

    掀开帘子后,她一看楚辞的模样,就知道她这是要生了,忙跑上前来,叫了声“姑娘”,“生产屋子里的炕一直烧着,现在是要扶您过去吗?”

    楚辞眉头紧拧地看向他,点了点头,“现在,扶我过去……”

    说着,她一把抓住了芸娘的手。

    陆小郡王听两人这般说着,才想起来,在一个月前,楚辞确实让人准备了一间生产的屋子,所有生产要用到的东西,那里面都一排齐全。

    “娘子,我抱你过去!”他急忙地抱起楚辞,转身就朝外走去。

    芸娘见状,只好放开了楚辞,跟在两人身后,一脚深一脚浅地朝外跑去。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楚辞生产,她却好像比楚辞还要紧张。

    生产的屋子就在主居东面第二间,陆小郡王腿长,步子又大又麻溜。很快就赶到了。

    “小郡王,世子妃这是要生了吗?”两个接生嬷嬷正在屋子里检查接生用的东西,看到陆小郡王抱着楚辞进来,立刻紧张地问了一句。

    陆小郡王喘着气应了一声。

    接生嬷嬷得到肯定答复,立刻就去关窗户,关完窗户,又吩咐底下的人去烧热水。

    昨晚这一切,她们快步走到炕边,简单检查了下楚辞的情况后,向陆小郡王福了下身,道,“产房乃是污秽之地,小郡王还是出去等得好!”

    陆小郡王看向楚辞疼得已经有些发青的脸色。正要开口决绝。

    可这时候,楚辞却强撑着,坐起半个身子来,紧紧地握着他的手,隐忍道,“陆邑风,听接生嬷嬷的话,您先出去……”

    “不,我不出去!”陆小郡王一脸担忧地梗着脖子道,“你现在都疼成这副鬼样子了,我怎么放心得下,我要留在这里陪着你!”

    “可……可我看见你就使不上劲!”楚辞不愿让她看到自己最丑,最落魄的一面。语气异常强硬道,“听我的,你出去……出去!”

    陆小郡王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还是不愿意走。

    “陆邑风,你现在翅膀硬了,不听我的话了是吗?”楚辞咬着牙朝他吼道。

    芸娘也在忙边跟着劝,“小郡王,既然姑娘让你出去,你就先出去吧……总不能一直让姑娘这么着急上火着!”

    陆小郡王被说得没了办法,只好不情不愿地妥协,站起了身,但是却迟迟不愿意松开楚辞的手,殷殷道——

    “那我先出去了,我就在外面等着。楚小辞你要是疼得实在忍不下去了,就叫我!我把我的胳膊给你咬……”

    “好,我知道了。你出去吧……”楚辞艰难地说道。

    陆小郡王又不放心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才一步三回头地朝外走去。

    前脚,他刚出生产的屋子。

    后脚,楚辞就让芸娘从药箱里取了一截软木塞出来,咬在齿关,一面叫出的声音太大……

    屋内一片安静。

    屋外,陆小郡王等得撩心撩肺。

    南郡王妃过来时,只看见自己那个混世魔王般的儿子竟然像只壁虎一样,整个躯干加四肢都贴在了产房的门上。

    当下,她觉得既好笑,又心酸。

    好笑的是自家儿子的这个姿势难度实在是太高了,造型实在是太有趣了。

    心酸的是,在媳妇的调教下,他终于长大了。

    “奴才给郡王妃请安,郡王妃吉祥!”

    一直跟在陆小郡王身边的平安先一步发现南郡王妃的到来,然后扯了扯自家小主子的袖子,利落地向南郡王妃行礼。

    南郡王妃摆了摆手,然后看向终于转过头来,一脸担心的陆小郡王,道,“风儿,阿辞这才刚刚发动,距离正式生产还有一段时间呢,你在廊下等着就好,不用贴那么近……你媳妇吉人自有天相,自己又是神医,一定会母子均安的。”

    不然,等儿媳妇生下孙子来,她的宝贝风儿就得变成望妻石了。

    陆小郡王听着南郡王妃的劝慰,却没有轻松下来,反而更加紧张,眉头紧皱,浑身紧绷道,“阿辞是神医不错,可医者不自医,生孩子又那么危险,我真的放心不下她!”

    “……”南郡王妃叹了口气,“那你随意吧,继续刚才的姿势。”

    陆小郡王:“……”

    半个时辰后,断魂庄。

    韩赭推开正殿的门,从外面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几分凝重,一步一步地走到孟璟身边。

    孟璟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朝他看去,眉心微拧道,“怎么了?”

    韩赭深吸了口气,拱手道,“王爷,楚大夫要生了!”

    “……你说什么?!”孟璟神情微怔片刻,然后遽然起身,激动地问道,

    韩赭只好又禀告了一遍,“卑职说,青龙卫传来消息,半个时辰前,楚大夫突然发动,已经进了产房。”

    “阿辞要生了……”孟璟低低地呢喃着,二话不说,绕过面前的条案,拔腿就朝外走去。

    “王爷!”韩赭在后面叫了一声,一脸无奈地跟了上去。

    南郡王府,点寒院产房。

    楚辞只觉痛意一阵一阵地袭来,她在心里将让她怀孕的孟璟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可即便如此,痛意还是没有减少多少。

    宫口也只开了不到五指……

    不行,她熬不下去了,长痛不如短痛,她一定要尽快把孩子生下来。

    这般想着,她朝一旁的芸娘看去,嗓音沙哑低沉道,“芸娘,药箱里有我提前做好的催产丸子,撞在白色的药瓶里,你帮我拿一颗。”

    “是,姑娘!”芸娘一脸慌乱地说着,打开药箱就翻找起药瓶来。

    “找到了,找到了……”终于在最角落里,她找到了楚辞要的药瓶,拔开塞子,从里面倒出一丸来,往楚辞嘴边喂去。

    楚辞张开口,顶着满脸的冷汗将药丸吞了下去。

    之后,又深呼吸缓了片刻后,她朝芸娘伸出手来,“扶我下地,走两圈!”

    芸娘一脸的心疼,红着眼圈,不可置信道,“都这样了,姑娘您还能走得动吗?”

    “走不动也不走!”楚辞扶着芸娘的胳膊。强行从炕上坐了起来,下地后,一步一步,艰难地走着。

    因着剧痛的缘故,她每走一步,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

    终于,绕着产房走了整整两圈。

    芸娘一边紧紧地扶住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一面用帕子帮她擦着额头上滚下的冷汗。

    稍歇后,一步一步地,她又朝炕沿走去。

    就在最后一步,马上就要上炕时,她却突然承受不住,猛地朝下跌去……

    “姑娘!”芸娘惊叫了一声,忙用双手抓住她的两只胳膊。

    与此同时,楚辞慢慢地跪在了地上。

    接着,两行热泪从她发红的眼角流出,她伏在炕沿,委屈又无助地低声喊道,“芸娘,好疼啊,真的好疼,我真的撑不住了,这个孩子我不想生了啊……”

    “姑娘,别这样,您别这样!”芸娘跪在她的身边,眼泪比她流得还要汹涌。

    两个接生嬷嬷在旁看着,对视片刻后,由年长的嬷嬷走向楚辞,声音严肃却认真地劝道,“世子妃,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您只能向前,不能向后……您想想,这怀胎十月都熬过来了,难道要在最后一刻胆怯吗?”

    楚辞紧紧地咬着牙。

    她何尝不知道,自己现在只能向前的道理……

    罢了罢了,活着干,死了算罢!

    这般想着,她再次站了起来,朝炕上爬去。

    这次,接生嬷嬷再一检查,已经开了八指。

    “世子妃,可以用力了……”年长的龚嬷嬷抬起头朝楚辞吩咐道。

    楚辞“嗯”了一声,然后便开始咬着软木塞使力……

    “楚小辞,楚小辞,你怎么样了?”就在楚辞正拼命用劲的时候,陆小郡王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进来。

    楚辞被他叫得心中一烦,原本攒起来的劲忽然就卸了!

    然后,侧过头,狠狠地看了芸娘一眼,交代道。“让陆邑风给我闭嘴!告诉他,要是还想当爹,就安安静静地在外面等着,不准发出一个字!不然的话,就算孩子生下来,我也不让孩子认他这个爹!”

    “……是,姑娘!”芸娘应了一声,跌跌撞撞地朝外走去。

    屋内,年长的嬷嬷看到芸娘朝外走去。

    苍老,铺满褶子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诡异……

    然后掀起楚辞身上的被子,就往她两腿之间探去。

    刚开始,楚辞并没有多想。以为只是正常的生产流程。

    可当那嬷嬷的手往探越里,到最后都几乎用上强力时,她心中一凛,突然就察觉到不对。

    一扭头,朝着外面大喊一声“陆邑风救我!”

    以此同时,两腿收缩,用力地朝龚嬷嬷头上蹬去。

    龚嬷嬷见楚辞识破了她的诡计,脸上诡异的表情顿时退去,然后一抖袖子,从里面捻出三根银针。

    银针尖上,都闪着青色的寒芒。一看就知道淬了剧毒。

    她扬起手来,眼看着就要朝楚辞掷去。

    这时,产房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来。

    下一刻。一道玄色的身影如风一般旋进来,同时,一把匕首朝着龚嬷嬷打算发针的手飞去。

    “啊——”

    只听一声尖叫,下一刻,龚嬷嬷捂着鲜血淋漓,已经断掉的手往地上倒去。

    孟璟没有任何犹豫,又上前两步走向她,一脚踩在她的胸口,咔吧咔吧几声,将她浑身的骨骼都错了位。

    解决了龚嬷嬷,她又朝另一个姓王的嬷嬷看去。

    王嬷嬷一脸的惊恐,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摆着双手道。“我……跟我没有关系啊,我只是来接生的,我真的不知道老龚为什么会做这些,我……我不知道啊!”

    “来人,将这两个刁奴压下去!”孟璟没有理会王嬷嬷的求饶,阴厉的眼风匆匆她脸上扫过,他朝着外面寒声交代了一句。

    下一刻,几个健壮的婆子就由南郡王妃带着从外面走了进来。

    进屋后,南郡王妃先示意婆子们将龚嬷嬷和王嬷嬷带走,然后,一脸尴尬又感激地看着孟璟道,“今日的事……多亏摄政王援手,不然。后果只怕不堪设想!”

    孟璟没有说什么,他甚至连炕上的楚辞看也没看,转身就朝外走去。

    南郡王妃看着他一言不发地离开。

    目光微转,落在了半坐在炕上,正抱着楚辞在安抚的陆小郡王。

    叹了口气,上前道,“风儿,产房这种地方,你是你呆的,你先出去招待摄政王,接生的事让我来吧!”

    陆小郡王煞白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南郡王妃,“母妃你还会接生?”

    南郡王妃不自在地牵了牵唇。没有说什么,只是示意芸娘和莲子将陆邑风带出去。

    陆小郡王不想走,苦着脸看着楚辞和南郡王妃道,“娘,我娘子刚才受了那么大的惊吓,我想陪着她,我不出去!”

    “你的意思是,你信不过你娘我?”南郡王妃不悦地看着陆小郡王反问。

    陆小郡王忙摇头道,“娘,我不是这个意思!”说着,她又眼巴巴地朝楚辞看去。

    被陆小郡王安慰了一通,楚辞现在已经冷静下来。

    她安抚地看了他一眼,重重地握了握他的手。勉强道,“我现在不是没事吗?你先出去吧……别让龚嬷嬷和王嬷嬷自杀了,我留着他们还有用!”

    楚辞都已经开口,陆小郡王抿了抿嘴,只能妥协地点了点头,然后一步三回头地朝外走去。

    外面,陆小郡王一出去,就撞上一双冷然的眸子,是孟璟。

    他冷冷地哼了一声,朝另一边廊下走去。

    孟璟见他这副样子,并没有计较,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紧闭的产房房门,藏在袖子里的拳头紧紧地握着。

    此时此刻。他比任何人都紧张,以至于全身都绷得紧紧的。

    屋内,南郡王妃在楚辞的示意下,先用烈酒泡了下手,然后才开始接生。

    随着寝房里的血腥味越来越浓。

    楚辞牙咬得也越来越近。

    约莫半个时辰后,一声响亮的婴儿的啼哭终于打破了寂静。

    “生了!生了!”芸娘激动地朝楚辞看去,“姑娘你终于生下来了!”

    楚辞煞白着脸,艰难地点了点头。

    到这一刻,她真的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整个人瘫在那里,就是手指都动不了分毫。

    “是个极俊的小公子!”南郡王妃将孩子洗干净后,抱到楚辞的枕边,温柔地说道。

    楚辞看了眼南郡王妃口中“极俊的小公子”。然后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句,“真丑!”

    廊下,孟璟和陆小郡王听到孩子的哭声,也是一脸的激动。

    陆小郡王朝向平安,孟璟朝向韩赭,两人同时道——

    “平安,小爷当爹了!”

    “韩赭,本王当爹了!”

    然后,场面有万分之一分的尴尬……

    尴尬过后,孟璟别过头去,陆小郡王则是冷冷地哼了一声,一面往产房里走,一面道,“小爷现在就去看看小爷的娘子去!”

    孟璟:“……”

    陆邑风这个狗东西。

    就是看穿了他没资格进去产房,所以故意气他是不?!

    “楚小辞,你现在觉得怎么样?”陆小郡王一进产房,绕过屏风,就朝炕边奔去。

    这时,产房里的东西已经全部换过,都是干净的,因为燃着楚辞特制的熏香,血腥味也淡了一些。

    楚辞半睁着眼睛,无力地朝陆小郡王看去,“相公,我困……你现在不要跟我说话,等我睡够了再说好吗?”

    “好好好。我不说了,你先睡,我就在这里陪着你,一步都不离开!”他说着,声音都小了下去。

    而楚辞,是真的累了,看了陆小郡王一眼后,就陷入了黑甜的睡眠。

    南郡王妃见她睡着,又把孩子抱了起来,声音极轻地跟自家儿子说,“风儿,你就不想看看你儿子?”

    陆小郡王扫了眼襁褓中的红皮猴,低低哼了句。“这小东西,把我娘子折磨得这么惨,谁要看他!再说了,他能有我娘子好看?”

    南郡王妃:“……算娘没有说,娘把孩子抱到旁边的暖阁给摄政王看看。”

    毕竟,孟璟是这孩子的亲爹,又是孩子的救命恩人。

    陆小郡王一听要给孟璟看,立刻将孩子夺了过去,道,“小爷我的儿子,凭什么给他看!不给!”

    南郡王妃见他粗蛮的样子,一脸心疼道,“风儿。刚生下来的孩子骨骼软,你这样抱着,他会不舒服的,要是再伤到孩子,看阿辞不不揭了你的皮。”

    “啊……那要怎么抱?”陆小郡王有些心虚地看了眼炕上熟睡的楚辞一眼,然后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问南郡王妃。

    南郡王妃慈爱地笑了笑,然后细心地指导起来,引导着他道,“这样,你的手要托着小宝儿的头,这里撑着他的身子……轻一点,再低一点……”

    陆小郡王在南郡王妃的调教下。终于顺利地学会了抱孩子。

    然后得意地一仰头,转身就要朝外走去。

    南郡王妃见状,低低地叫了他一声,“风儿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陆小郡王头也不回道,“去给摄政王看看我儿子!”

    让他当初抛弃阿辞,现在后悔死了吧!

    肠子都悔黑了吧?!

    外面,孟璟一直在等着,看到陆小郡王抱着一个孩子过去,下意识地就朝他走去。

    “哦哦,辛儿乖……”陆小郡王脸上挂着灿烂的笑,认真地哄着小孩。

    孟璟薄唇抿成一条线,眼巴巴地看着,袖子里的拳头越攥越紧,但脸上的表情却好像冰山融化,春暖花开一般,带着淡淡的和气。

    “想抱我儿子吗?”陆小郡王炫耀够了,侧头瞥了孟璟一眼,得意地问道。

    孟璟毫不犹豫道,“想!可以吗?”

    陆小郡王一脸不情愿,但是又不得不将孩子递过去,嘴上还叭叭道,“小爷的儿子,本来看都不想给你看的,可谁让你是小爷儿子的救命恩人,就给你看一会!抱一下!”

    “多谢!”孟璟感激地看了陆小郡王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孩子接了过去。

    陆小郡王看着他标准的抱孩子的姿势,一脸不是滋味道,“你还有别的孩子?”

    孟璟看着襁褓中自家的儿子,眼角浮起深深的笑纹,心软成一片。听到陆小郡王询问,他头也不抬地说道,“没有!”

    “那你抱孩子的动作怎么这么熟练?”陆小郡王质问。

    孟璟终于舍得抬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跟乳娘学的。”

    学的,提前跟乳娘学的……

    陆小郡王心口中了一箭,觉得自己这个后爹,好像真没孟璟这个亲爹对阿辞的孩子上心。

    但是他又不肯承认自己心里的酸意。

    一面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对阿辞的孩子很上心很上心。一面挑着眉挖苦起孟璟这个给他打击的男人,“会抱孩子又怎么样?抱的好又怎么样?还不是没孩子!”

    孟璟:“……”

    今天大喜的日子,他不打人!

    楚辞这一睡就是整整一天,到夜里亥时,才幽幽转醒。

    因为是顺产,又抹了清凉止痛药膏的缘故,她现在并没有过度的不适,只是觉得很饿,五脏六腑好像被人掏空一般的那种饿。

    “姑娘,你醒了!”芸娘看见她睁开眼,立刻上前,将她扶了起来,道。“现在觉得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我饿!”楚辞捂着肚子说出自己现在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芸娘一听,连忙道,“那奴婢现在就出去给您拿吃的,厨房里一直炖着鸡汤呢,小菜也一直温着!”

    楚辞点了点头,目送芸娘朝外走去……

    约莫一刻钟后,她提着一个三层的食盒回来了。

    楚辞见产房中只有她一个人,忍不住问道,“小郡王呢?”

    喜欢锦医归请大家收藏:()锦医归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