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锦医归 > 归 孟璟番外:重生少年时③

归 孟璟番外:重生少年时③

    孟璟早在半月前就请了镇国公夫人做她笄礼的正宾,镇国公夫人又挑了已经出嫁的大女儿梁云心为赞者。

    楚辞从小跟着外祖父学习中医,对这些礼节倒是不怎么陌生,很快就熟悉了当日的流程。

    盛大的及笄礼过后,她便算是成年了。

    黄昏,当所有人离开后,楚辞提着裙摆走向孟璟,朝他伸出一双白嫩纤细的手来。

    孟璟含笑挑眉,“怎么?”

    楚辞一扬下巴,“我过生辰,你就没有礼物送我吗?”

    孟璟“啧”了一声,“白日的成人礼不算吗?”

    楚辞轻哼,“那不一样。”

    “闭上眼睛!”孟璟宠溺的一笑,突然曲起食指,敲了下她的脑袋说道。

    楚辞笑得露出一颗小犬齿,明知故问道,“干嘛呀?”

    “不是你要礼物?”

    “哦!”楚辞清脆的应了一声,乖巧的闭上眼睛,又睁开一条缝。

    孟璟看到了,但是并没有点破她,而是转身走向一旁的桌案,从上面取出一只小匣子,回身交给楚辞道,“睁开眼,打开看看!”

    楚辞兴冲冲的接过小匣子,打开一看,却是一沓地契。

    “原来是地啊?”楚辞对这些不感兴趣,语气里透出几分失望。

    孟璟听着,脸色微沉,直接将匣子收了回来,反问道,“不想要?”

    楚辞哼了一声,“一点诚意都没有……”

    孟璟眯了眯眼,“确定不要?”

    楚辞赌气的别过头去,“确定,十分的确定!”

    “那你可知这地契是京城哪片到底地契?”

    “没兴趣?”

    “回春馆!”孟璟看着她的侧脸,一字一句的说,“最底下一张是回春馆,上面的是回春馆所在的那条街所有铺子的地契。”

    “啊?”楚辞听到回春馆三个字。眼睛倏地又亮了起来,转回头,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连声问道,“这、这真是回春馆的地契,你把回春馆买下来了?”

    孟璟假装没看见她眼里的激动,叹了口气,道,“是啊,买下来了,本来是想某人的及笄礼上给她一个惊喜的,可现在看来,应该是本王自作多情了……现在。这些地契只能给韩赭点炉子了……”

    “不不不不……”楚辞一听孟璟要毁了那些地契,人直接就往孟璟右手扑去,将他端在手心里的小匣子又抢了回来,朝着他讨好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点了炉子实在是太浪费了,王爷还是给我吧!”

    “你方才不是说没诚意?不想要?十分确定不会要?”

    “那是我一时口误,鬼迷心窍,是我的错,王爷别跟我一般计较啊!”楚辞狗腿又谦卑的说道。

    孟璟弯了弯眼,靠近她,低下头又问,“那现在要不要去回春馆看看?”

    “好啊!”楚辞答应。

    孟璟一把又将她抱在怀中的小匣子抽了出来,往桌案上扔去。

    楚辞一急。想阻止他。

    孟璟一把握住她伸过来的手,“难不成你出门还想抱着那些玩意儿?睡觉也抱着?”

    楚辞一愣。

    孟璟又抬起手在她的发心揉了揉,道,“放心吧,给了你的东西就是你的,谁也抢不走……走吧,先去回春馆。”

    楚辞就这样被他牵着手带了出去。

    此时天色已经全黑,不过因着楚辞是正月十六的生辰,今晚月色倒是不错,月轮圆满,洒下一地清辉。

    楚辞抬起头,朝天上看去。

    望着那金黄的圆月,不知想起什么,突然轻轻的笑了一声。

    楚辞在望月,孟璟则是从头到尾在看着楚辞,听到她笑出声来,他看着她凝白精致的侧脸,忍不住问了句,“阿辞想到什么了,这么开心的?”

    楚辞听到孟璟询问,扭头朝他看去,才发现两人已经走到了车架边。

    她干脆一面朝车上爬,一面道,“想起一句话。”

    “哦?什么话?”

    楚辞落座后,借着微弱的夜明珠光华,觑着孟璟道,“今晚月色很美。”

    “……这有什么好笑的?”孟璟不解。

    楚辞单手托着腮,跟他解释,“其实,这是一句表白的话……今晚月色很美,不是月色很美,而是身边的心上人很美,不过后一句话羞于说出口罢了。”

    “原来是这样。”孟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一个时辰后,马车在回春馆外停下,孟璟亲自扶楚辞下了车。

    回春馆的掌柜许是提前收到消息,已经在外面候着,看到两人下车,忙迎上来行礼道,“小的见过王爷,见过楚姑娘!”

    楚辞两只眼完成月牙儿,冲着掌柜的点了点头。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这个掌柜的长的很眼熟,而且很面善,看着就想让人全心全意的信任他。

    孟璟察觉到楚辞过分专注的目光,忍不住轻轻的捏了下她的手,道,“在看什么?”

    “没什么!”楚辞收回目光,冲着孟璟笑了笑,顿顿,又道,“你买下回春馆的时候,将里面的人也留下了吗?”

    孟璟颔首,“都是死契,你可以随便差遣,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嗯!”楚辞点了点头,仰望着他如星空一般深邃柔和的眼睛,又道了句,“谢谢你!”

    孟璟听她道谢,没有言语,只是抬起手,在她发心上轻轻的揉了揉。

    楚辞嫌弃他将自己的发髻揉乱,一低头,从他手底下钻出去,干脆落后两步,跟着掌柜的打听起回春馆的具体情况。

    掌柜的已经在孟璟这里签了死契,自然不敢隐瞒,忙将所有情况都如实相告。

    楚辞听完后,心里有了大致判断,回春馆在京城的规模虽然说不上小,可因为缺少大牛坐镇,到底不如排名前三的福寿堂,妙手轩,济世阁,只能勉强排名第四。

    ……

    “这样吧,从明天起,我会来回春馆坐堂,馆里大夫拿不准的病情便移交到我的手里!”

    掌柜的:“???”

    他一脸懵逼的看着楚辞,“楚姑娘也是大夫?”

    楚辞被掌柜的反问,颇为汗颜的点了点头,道,“实不相瞒,我确实是大夫,不过因为别的缘故,已经有将近一年没有行医了。”

    “那不知您师从何人?”

    “我从小跟我外祖父一起学医。”

    “您外祖父的名号是?”

    “我外祖父是铃医……”

    掌柜的:“!!!”

    他彻底没话说了,只能朝前面的孟璟看去,有些求救意味的叫声“王爷!”

    孟璟一直将两人的对话听在耳中,他知道掌柜的对楚辞医术的怀疑,沉吟片刻后,停下脚步,转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为楚辞背书道,“你大可放心,楚姑娘的医术很好,本王亲眼见识过的……有她在,不出一个月,回春馆定会取代福寿堂。”

    掌柜的:“!!!”

    他还是不相信。

    孟璟面对他的执拗,也是无奈了,试探着提议,“要不,你试试她?”

    掌柜的朝楚辞看去,“楚姑娘,方便吗?”

    楚辞无所谓的笑了笑,“如果这样能让掌柜的放心一些,那就试试吧!”

    “楚姑娘请!”掌柜的带着楚辞去了药堂。

    孟璟则是在外面落了座。有一搭没一搭的饮着手边的茶,脸上始终带着耐心的浅笑。

    直到半个时辰后,楚辞从药堂中走出来,后面跟着一脸激动的掌柜的。

    “怎么样?”孟璟看向楚辞,明知故问。

    楚辞朝他得意一笑,“你说呢!”

    “那自然是没问题了!”孟璟说着,便站起身来,从头到尾都没有问掌柜的意思。

    掌柜的在见识过楚辞的医术后也是无话可说。只能讪笑着上前问了句,“楼上有位您两位准备的房间,今晚您两位可要宿在这里?”

    楚辞无所谓。

    孟璟却因此而想起了前世的事情,想起了他跟楚辞的初见,还有让她怀上两个孩子的那七天七夜,点了点头,道,“本王要跟楚姑娘再出去一趟,会在子时前回来,记得让人留门!”

    “是,王爷!”掌柜的赶忙答应。

    孟璟看着楚辞也没什么话说,带着她便朝外走去。

    两人上车后,楚辞看向孟璟,笑着问道,“王爷还想带我去哪里?”

    孟璟忽而一笑,道,“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神神秘秘!”楚辞嗔了她一眼。

    孟璟没再言语。

    直到办个时辰后,马车停下,楚辞下了车才反应过来,原来孟璟带她来的地方是城楼。

    “来这里做什么?”已经是九月的天气,夜又深了,楚辞抱着自己的胳膊说道。

    孟璟察觉到她的哆嗦,直接将自己身上的大氅脱下来给她道,“自然是有惊喜给你!”说着,他一把掐住她的腰,运起轻功,便朝城楼飞去。

    双脚离地的那一瞬间,楚辞吓的脸色都惨白了,她紧紧的抱住孟璟的腰,顶着风道,“孟璟,我怕,我怕高,你快停下!”

    孟璟闻言,低下头看了她一眼,眼底含着温柔如水的笑意,道,“别怕,很快就到了!”说着,他便落在了城楼上方。

    “可以睁开眼睛了!”站稳后,他放开楚辞的腰,转而去揽她的肩膀,楚辞有些生涩的“嗯”了一声,然后才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向孟璟。微微哽咽道,“吓死我了!”

    “乖!”孟璟抬起手,在她头上轻轻的拍了拍,低声解释道,“本王不是有意的,只是怕时间来不及,所以才……”

    “什么来不及?”楚辞听出孟璟话里的重点,直接问了出来。

    与此同时,只听一声震响,下一刻,两人的头顶便爆出一片烟花来,五彩绚丽,煞是好看。

    这一声之后。四面八方又轮番炸裂看来,楚辞不知不觉就别孟璟揽在了怀中。

    许是怕近处的烟花吵到她,他还特意抬起手,用他温热的大掌帮她把耳朵堵住。

    楚辞就这样靠在他的怀中,欣赏全城烟火璀璨,这场烟花盛会,一直持续了将近两刻钟。

    两刻钟后,才慢慢的散去,一切归于尘嚣。

    “喜欢吗?”安静下来之后,孟璟低下头,凑近楚辞的耳朵,低声问道。

    “喜欢的!”楚辞点头,一个不察。她的耳朵尖就碰上了孟璟的唇。

    夜色冰凉,但是男人的唇却是火热至极,楚辞被烫得一个哆嗦,像受惊的小兔子从他怀里挣脱了出去,一面朝前跑,一面道,“烟花已经看完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快走吧,我都困了……”

    孟璟看着她颠颠儿的跑远,像个小姑娘一般,眼眸忽然一深,带着一抹笑。抬起手指,用指腹轻轻的摩挲着碰过她耳朵尖儿的唇。

    又过了一会儿,才追着十五岁的楚辞而去。

    重新回到马车,楚辞的情绪还没有平静下来。她甚至将车内用来照明的夜明珠都收了起来,一个人趴在矮几上装睡。

    孟璟凭着极好的视力,在漆黑的车厢中坐了下来。

    接着,马车哒哒的朝着回春馆的方向跑去。

    车厢中,因为有板子隔音,倒是十分的安静。

    楚辞趴在那里,胸腔内一片响声,但是她却不敢睁开眼睛,看旁边的孟璟一眼。

    她害羞,孟璟却是不羞。黑暗中,就这样一手支着头,目光灼灼的含笑看着她。

    许久后,就在楚辞的心跳恢复正常,准备将错就错,真正睡过去时,孟璟却突然将身子前倾,凑近她道,“今晚月色真美!”

    今晚月色真美!

    楚辞听着这句她不久前才跟孟璟普及过的表白语录,心又砰砰砰的狂跳起来。

    自然,想要睡觉的心情也是没了!

    “阿辞!”孟璟仿佛知道她的底细一般,贴着她,又低低的叫了一声。

    楚辞咬紧了牙关不理。

    孟璟哂笑一声。扬手用力的在她毛茸茸的头顶揉了揉,再顺着她的后衣领轻轻一扯,就将她扯进了怀中,低头将下巴放在她的肩上,与她亲密无间,咬了下她的耳垂,笑道,“还装呢!”

    楚辞终于装不下去了,她双颊爆红的推拒着他,喊道,“你、孟璟你放开我,我还没有答应和你在一起,你这样是耍流氓!”

    “是吗?”孟璟松开了她。看着她像小兔子一样退居到了角落里,低低笑了一声,又道,“那你现在告诉我,要不要和我在一起,让我做你的男朋友,我们两个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

    “我……”楚辞语塞,哼唧了好一会儿,才吐出一句,“我不知道,你得给我时间让我考虑!”

    “那你要考虑多久?”孟璟嗓音里带着促狭的笑意。

    “半个月吧!”楚辞顺口瞎诌,想着拖得越久越好。

    孟璟却直接黑了脸,“半年?”纵使在黑暗中。楚辞都能察觉到他绝对不怎么好的脸色。

    再想到他今晚送自己的两份礼物,当下心里更不安了,不得不看向他,试探着道,“那五个月!”

    孟璟:“七天!”

    楚辞目瞪口呆,继而恼怒奋起,“有你这么砍价的吗?”

    “那……十天!”

    楚辞一咬牙,“三个月!”

    “十五天!”孟璟道,“这是本王最后的底线。”

    “一个月!”楚辞梗着脖子,一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气势。

    孟璟沉默许久后,妥协道,“那就一个月!”

    “嗯!”楚辞松了口气。

    为了缓解刚才的尴尬,楚辞又起了个别的话题。孟璟倒是给面子,陪着她一路聊着。

    直到马车在回春馆外面停下。

    “走吧!”孟璟朝楚辞伸出一只手来,楚辞想了想,到底没有拒绝,搭着他的手朝外走去。

    掌柜的说话算话,果然给留了门,从外面都能看见一面一盏微弱的灯火。

    敲门时,果然很快有人出来开门。

    楚辞看了眼开门的药童,不好意思的笑笑,“劳烦你了,快回去歇着吧!”

    药童朝着孟璟打了个千儿,又带着两人上了楼,然后才朝外退去。

    楚辞和孟璟的房间是相邻的,楚辞眨着眼睛跟他道了声晚安,正准备回自己房间,谁知孟璟却揽住了她的腰,眼眸如星道,“阿辞,你一个人睡怕吗?要不要本王陪你一起?”

    楚辞听他这般问着,脸上笑靥如花,脚下却狠狠的踩了他一脚,道,“不用!”说完,像一尾鱼儿一般,转身就挣脱了他,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孟璟无奈的看了眼自己被踩过的靴子。然后转头,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一夜好眠,次日,楚辞一大早就醒了过来,并且一睁眼就看了孟璟那张俊美无俦的面容!

    当然,这要是在平时,她肯定会送他一个大大的微笑。

    可现在,她还没起来,这是她的房间啊!楚辞只觉得心头一阵火气,下一刻,抬脚就往他身上踹去。

    孟璟在军营里磨练了这么多年,岂是她可以伤到的,哪怕她的动作已经很快了。但孟璟还是轻轻松松的就握住了她的脚腕,一低头,看着那抹莹润,啧啧叹道,“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这么凶!”

    “你个流氓!”楚辞瞪了他一眼,然后用力收回自己的雪足,质问道,“大早上的,你怎么在我的房里,不知道女孩子的闺阁不能乱闯吗?!”

    “知道!”孟璟冲着她淡淡的一点头,跟着又朝自己身后的屏风看去,道。“不过本王并不是有意闯进你房间的,而是来伺候你洗漱,与你一起用膳的!”

    “伺候我洗漱?”楚辞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子,怀疑道,“就你?”

    “怎么,不信?”孟璟勾唇笑了笑,“那要不要现在试试!”说着,他起身就要朝挂衣服的木架子走去。

    楚辞顺着那个方向,一眼便看到了自己挂在最上面的小衣,然后霍然变了脸色,看着他疾声道,“王爷,慢慢慢慢慢着!我相信你。不过穿衣服这种小事还是我自己来罢!你快出去!”

    孟璟将她眼中的变化看得分明,再顺着她眼角的余光看去,一眼便看到了让她发急的源头。他轻轻的哂笑了一声,“你想要本王出去也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本王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楚辞脸红如血,有些急迫的问道。

    孟璟轻轻一笑,如沐春风道,“将考虑的时间缩短到三天!”

    “你这说趁火打劫啊你!”楚辞冲着他大喊,气的脸色都变了!

    孟璟却是笑出声来,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的说道,“阿辞,你错了,本王这是兵不厌诈!你就说,你愿不愿意罢!”

    话落,他又有意无意的往一旁看了几眼。

    看的楚辞身上都快烧起来了,才咬牙切齿道,“我、我同意,三天就三天,行了吧!”

    “好啊!”孟璟笑眯眯的答应了一声,这才起身,头也不回的朝外走去。

    楚辞在他走后,几乎是咒骂着,用最快的速度穿上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朝外走去。

    外面,孟璟一直侧耳听着里面的声音,听到楚辞的脚步声之后,他便问道,“本王可以进来了吗?”

    楚辞没有言语,她现在根本不想见到这个男人。

    可孟璟,就像感觉不到楚辞的怒火一般,直接推门走了进来,带着淡淡的笑意,开始服侍她洗漱。

    楚辞确实没有想到孟璟会做这些事情,但也没有因为他的伺候就消气,而是在心里默默的想着,三天就三天,三天后她一点给他这个备选男友一个差评!

    哼!

    孟璟坐在楚辞对面,看着她咬牙切齿的将包子当成他咬,忍不住开口。笑着道了句,“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楚辞没有理会他。

    孟璟又接着道,“等会本王还有事情,就不留在回春馆陪你了,便让韩赭跟在你身边听候差遣,本王傍晚来接你回府。”

    楚辞还是没有言语。

    孟璟这才试探着问了句,“阿辞,真生气了?”

    楚辞冷哼,孟璟拧了拧眉,又道,“那你不会因为生气就在三日后拒绝本王罢!”

    楚辞看着他冷笑,“怎么。王爷现在后悔了?”

    孟璟挑了挑眉,“是有些后悔,后悔早上那般威胁你!”

    “可惜已经迟了!”楚辞冷冷道,“我这个人最是记仇了!你今日怎么对我,我明日肯定怎么对待你,所以王爷,你就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喜欢锦医归请大家收藏:()锦医归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