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掌柜 > 第一卷 生命是把上膛的枪 第二十八章 我打不过她

第一卷 生命是把上膛的枪 第二十八章 我打不过她

    丁艾在这几秒之间,有些苦恼地纠结起来。

    她实在是不想跟他过招。

    打疼了他,她要心疼;打不疼他,她走不了。

    谁知出乎丁艾意料,只见简天祁未等她靠近,已先面无表情地侧身撤了一步半。

    她一愣,下意识脱口而出:“你放我走?”

    那边翁司长也怒火攻心,顾不上其他,隔空喊道:“天祁!拖住她!”

    冷峻的男人漫不经心地抬眸,眸光定定看了她一眼,然后转头,冲不远处的翁司长格外认真道:“我打不过她。”

    丁艾一愣,“噗嗤”一声笑出来。

    她的余光扫过他的侧面,那双招人的眼睛依旧似平时一般半敛不敛的,似乎对什么都漠不关心。

    这扮猪吃虎的大尾巴狼……

    放过她,究竟是因为信她还是因为西山那晚欠她了人情,只有这男人自己知道。

    所幸丁艾也不是纠结的人。

    “谢啦。”

    她飞快掠过他,轻飘飘的声音飘进他耳侧,带起一阵风。

    男人面色不动,涔薄的唇角却闻言不易察觉地勾了勾。

    翁司长没看到细节,注意力全在丁艾身上,那个就要成功落跑的黑衣青年把他气得血压都飚上去了。

    他们特警司最精锐的赤蟒大队几十号人,连狙击分队都出动了,要是就这么让人给跑了,脸面也真没处放了!

    翁司长高声怒吼道:“给我追!!!”

    咏春属于南拳。

    南拳立于南方,因巷道狭窄,船板不稳,所以咏春更注重稳扎稳打,连消带打,步步为营。

    尤其在羊肠小巷穿梭避敌,可谓是如鱼得水。

    丁艾打开一条出路后,七拐八绕,没费多大力气就甩掉了身后特警司的人马。

    不得不说,国家训练的这帮队伍是真的数一数二的难缠。要不是因为她本身比较变态,一般人放今天绝对插翅难飞。

    “可累死我了……”

    即使是她,这辈子也不想再来一次今天这出了。

    丁艾躲在另一幢半完工的烂尾楼后的围墙背面,一边调息一边听着周围动静,直到确定真的安全了,这才从口袋里摸出那个戴在赵瑜脖子上的东西来。

    黑色的尼龙绳上,穿着一枚一元硬币大小的圆圈。

    刚刚没注意,现在细看之下,她才发现这圆圈竟是一条咬着自己尾巴,首尾相接的蛇。

    这咬尾蛇摸在手上通体冰凉,古朴钝圆,可蛇鳞却刻得十分精致。

    丁艾见它翻着死鱼眼,怎么看都是死于非命的不祥之物的模样,不由觉得一阵牙疼。

    再细看之下,鱼尾上还刻着一个什么鬼画符。

    丁艾果断将这咬尾蛇重新塞回了口袋里。

    这种麻烦的事情,她一向都是扔给四伯解决的。

    她站起身准备回去,才想起来麻醉针还插在自己身上。

    胳膊两针,躯干一针。

    射得非常准,直接命中脉门。

    丁艾将针一根一根拔下来,用衣服擦去指纹,仔细收好。

    这东西一看就是特警司专用的,还带着编号,不好乱丢。万一被人捡去验了DNA,她就麻烦了。

    而那头,翁司长拉着简天祁在等法医对赵瑜尸体的毒理报告。

    很快报告就出来了。

    “血液不凝固, 血液、肌肉均呈鲜红色, 体内可闻及苦杏仁味; 消化道,呼吸道,以及胃内部,均大面积腐蚀。心外膜大量出血点,口.唇呈紫绀色。尸体未发现注射孔。”

    翁司长边读报告边道:“是氰.化钾中毒没有错。氰.化钾被放在胶囊里以牙齿咬破,毒性也损伤了消化道和呼吸道。在死者胃内容里找到了胶囊的残余物。”

    “法医在死者右下方臼齿里找到了一个囊腔状空心凹槽,且在胃内容里找到了树脂残片,碎片边缘光滑,且与凹槽上部吻合。”

    简天祁面无表情地听着。

    牙齿的部分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无论世界各地,自古以来就有“死士”一说。

    所谓死士,多是执行任务前将裹有毒药的胶囊状物含于舌根下,必要时咬破胶囊物服毒自尽。

    至于近现代,随着技术水平提高,自然也发明出了可以让人随时于口腔便携毒物胶囊的技术。

    翁司长面色难看:“就现在的线索看来,那个人没有撒谎。赵瑜确实是自杀。”

    “天祁,”现在想想和那人的对决他依旧心惊,甚至生出几分细思恐极的后怕来。

    那人今天和他对峙是留了力的。

    留了几成他不清楚,但要是对方想下死手,他真不敢说自己现在还能站在这里。

    这么多年来,他凭着直觉多次死里逃生。

    可今天只是和那个年轻人交手,竟生出种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错觉来。

    翁长亭厉声道:“那个黑衣青年究竟是什么人?”

    简天祁抬起眼睛直视对方,淡淡道:“一面之缘,不甚了解。”

    翁长亭显然并不买账,情绪也激动起来,声音顿时拔高:“不甚了解?不甚了解那你就敢当着我的面放走他?”

    “我说了,”简天祁道:“打不过。”

    翁司长紧紧盯着眼前人的眼睛,仿佛想从对方的表情里看出些什么。

    “哼,”翁司长冷哼了声,“那人利用特警司铲除异己,不是善茬。他只不过‘通风报信’一下,赵家就被打成一盘散沙,赵家家主自决当场。此人城府深不可测,九龙帮,特警司,黑白两道都被他利用了!”

    翁司长冷冷看着青年,声音愈发严厉了几分:“你当真不知道这人是谁?”

    简天祁平静地沉默了几秒,眸光却瞬间锐利无比,仿佛看透了眼前那张严肃的脸。

    半晌,他再开口,语气微哂:“身份不明的人通风报信,就真带队去了。”

    “翁叔,特警司变得好说话了。”

    翁司长一怔,僵硬的脸上飞快闪过一丝不自然来。

    简天祁对那抹僵硬视若无睹,接着哂道:“抓上赵家,今年的指标该是破格完成了吧。”

    “你!”翁司长被气得狠狠噎了一下。

    国家给各个辖区的特警司都下了指标是业内皆知的事情。

    可南方这些年治安莫名地好,刑事案件从一年3万多件到现在甚至不过千,牵涉武林人士的大型恶性刑事案件的案发率更是从十几年前的37%直接降到不到4%。

    可与此同时,国家指标却没降多少。

    一时间僧多肉少,特警司个个辖区抓耳挠腮地全国找案子,恨不得外省的蚊子腿都凑上去啃上两口。

    赵家拐卖儿童的生意翁司长一直有所耳闻。可一来珠海不是他们辖区,师出无名;二来赵家势力太大,遍布眼线,就连这片辖区的特警司,埋伏十数年,都抓不到赵家任何把柄。

    这次翁长亭让简天祁来珠海,也是夹杂了私心的。

    谁知他原本只是想试上一试,却不料有人把肥肉亲手送上了门。

    这原不是什么行内辛秘,再说他行事磊落,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算盘。

    只不过四十几岁在行业内摸爬滚打三十年,心中计较却被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一眼看穿,还是让翁长亭有些没面子。

    他低低念了句“小兔崽子”,当年他就应该不顾一切阻力把这小王八蛋拉进他们特警司好好调教为国效力,不然哪里还有他今天这般让他恨得牙痒痒的置身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