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掌柜 > 第二卷 当你凝视深渊 第四十二章 精诚所至的诚,莲开并蒂的莲

第二卷 当你凝视深渊 第四十二章 精诚所至的诚,莲开并蒂的莲

    丁艾看着简兴文的脸上慈祥的笑意,只觉得瞬间失去了胃口。

    “三哥跟我说,这是简家的传统,所以身为简家的儿媳妇,我不会怪爷爷。”

    老爷子闻言正要说什么,却听丁艾语气温和地又道:“但是身为三哥的妻子,我很心疼他。所以明年说什么我都不会再让他回来。”

    丁艾看着简兴文,脸上笑意也愈发温柔:“他要是不听话,我们就离婚。”

    眼前巧笑倩兮的女人有着浅色的瞳孔。

    简兴文不动声色地更仔细地看了看。

    她刚才那温柔一刀的语气神态,莫名给了他一种难以言喻的威胁感。

    他定了定神。

    眼前还是那个笑着的乖顺女人。

    简兴文道:“你和老丁好像长得不太像。”

    自从猜到简兴文的目的可能是寻找丁铭起的下落后,丁艾对他这没头没尾的话倒是并不错愕,反而神色焦急道:“爷爷,你帮我找人送三哥回去吧,他走不了了。”

    简兴文闻言一顿,这才把目光从丁艾身上转到了简天祁身上。

    “天祁,刚刚那个人怎么出招的”

    简兴文显然还没放下刚刚那神秘人,状若无意地又追问了一句:“他打的你哪里?”

    “……”

    见简兴文还不死心,丁艾忙不迭就要插话,谁知突然只听到后方草丛中一阵动静——

    适时只听简天祁低声道:“那人还在附近。”

    “哪儿跑——”简兴文眼中精光暴起。只听他一声利喝,脚下一踏,人已经弹出数丈远。

    短短数秒的时间,男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夜色里。

    丁艾望着简兴文消失得方向,有些担心地蹙眉,下意识脱口而出:“宸时没问题吧……”

    话刚出口她便身体一僵。

    简天祁沉寂平稳的视线就这么落在了她身上。

    以简兴文的道行和精明程度,照理说不应该这么好骗。

    这次能被宸时故意弄出来的动静糊弄过去,也是心急则乱的缘故。

    可即使如此,简兴文听不出的动静,丁艾听出来了是谁。

    简天祁余光瞥见她扶着自己的手,指尖因为简兴文刚才对他的态度还下意识紧收着。

    她脸上笑得乖巧,心里天知道为他憋了多大的火。

    简天祁收回视线,淡淡道:“宸时出身唐门,不必担心。”

    唐门在江湖上,除了制毒和暗器,最厉害的就是轻功。

    踏水无痕啥的那是玄幻小说。

    江湖中人所谓的轻功,主要强调的是气息的调整。唐门内功有一种特别的吐息修行方法,让唐门弟子在动静变换中达到一种天人合一的无形。

    天地即本身。

    本身为天地。

    不光行动极快,而且不易被察觉和追踪。

    尤其在这样的夜色里。即使习武之人五感出色,可以凭借微弱的月光看清前方所追敌人,但更多的是靠对前方奔跑之人吐息的捕捉。

    一旦失去对气息的感知,夜色追踪即使是对习武之人来说也会变得艰难。

    丁艾悬起来的心却没有因为宸时唐门出身而放下。

    她僵硬地扯了扯唇,冲他笑笑:“行了,有什么话晚点再说,先带你去重新包扎一下。”

    房间里安静得诡异。

    简天祁坐在椅子上,背后的人动作轻柔,但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丁艾心里是明白的。

    她总有一天要和简天祁摊牌。

    但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天来得猝不及防。

    这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事情,她的背后站着整个九幡十四路。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好,甚至可能变成震动整个南方的大混乱。

    从前他对她人前的那些好,她当他是逢场作戏。

    后来他人后对她的那些好,她也察觉到了他的刻意。

    可是谁叫她喜欢他。

    他和简兴文虽然不是同一阵营,但他肯定也有自己的目的。

    她的身份,究竟该不该趁着这个机会和他坦白……

    “你是要再擦掉一层皮么。”

    低沉的男声打断了丁艾的思绪。

    她一阵,忙地松手,不尴不尬地“呵呵”笑了两声,“好是好了,我就是想擦匀一点。”

    简天祁没有回话,而是伸手去拿一旁的衣服。

    丁艾忙按住了他的手,“你等等,让我给你稍微拿纱布包一下。”

    “不用。”

    丁艾却很坚持,硬是按住了他的肩膀。

    男人动作稍顿了一下,还是放手任由她去折腾了。

    “你会拳的事情其实不必瞒我。”一直没有带起话头去戳丁艾敏感点的男人突然开口,只是说的话让她有些出乎意料。

    “诶?”丁艾手一抖。

    只听男人不急不缓淡淡道:“丁家既然是黄淳梁的后人,你也是江湖中人没什么可意外的。”

    丁艾一怔。

    “你知道?”

    “那天去你家提亲,”他顿了一下,“看到你坐在你家阳台上。”

    “……”

    “宸时就稍微查了一下。”

    “……”

    所以她之前在他面前装空子扮的那些蠢,他都是当猴戏看的么!难怪他对她会医术也不意外……

    丁艾突然觉得一阵发虚,也不知道是给气的还是给饿的。

    想她数十分钟前被简兴文追赶至最后一个拐弯处,突然被简天祁给扯了过去。

    后者二话没说就朝她出手,瞬发的杀招。她错愕之余伸手格挡他却突然收手猛地往后一退。

    她立刻收势下意识就去扶。

    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间,二人方站定,连脚下扬起的尘埃都还没落下,简兴文就出现在了二人视线里……

    丁艾蹙眉,心头却敞亮了不少。

    既然他只知道她会拳,江湖之大,会拳的人多如过江之鲫。她即使大方承认,似乎也无妨。

    思及此处,丁艾稍松了口气。

    大掌柜这事儿,还是要留些余地,她必须处理得更慎重一些……

    女人眼底微妙的情绪被他尽收眼底,简天祁沉声道:“帮我再拿件衣服。”

    丁艾看着他已经穿好了的白衣,脸上有着情绪松缓之后的茫然:“你冷吗?”屋里温度正合适啊。

    “……”

    桌上摆着金灿灿的小米粥,热腾腾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丁艾脸上笑容散漫地坐在简天祁身边,一贯的散漫中,透露着些许僵硬的味道来。

    “小嫂嫂,你为什么不吃,是不合你胃口吗?”

    美少年疑惑地眨巴着自己那双会放电的桃花眼,笑容灿烂无比。

    丁艾只觉得一阵头大。

    她还记得就在十几分钟前,在她发现简天祁是要带着她沿小道从暗门偷溜出去时她的不可置信。

    可那阵玄幻劲儿还没缓过来,她就察觉到门外还有别人的气息。

    谁知紧接着,月色下,一头巨型犬状生物就冲她扑了过来。

    说是扑,其实更准确来讲是凭借身高优势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

    她的脸颊二话不说就怼上了男人结实的胸膛,丁艾耳畔随之响起仿佛呼喊自己亲娘般真诚动人的华丽男高音:“小~嫂~嫂~”

    “我可想死你了!”

    华丽的男高音里,带着一股东北话的味道。

    丁艾这个人怕麻烦的一部分原因,在于她不善处理亲密关系。

    她自己觉得,这可能和她童年没有很好的亲密关系作为模板去让她模仿学习有关。

    她甚至对一般的拥抱牵手之类的亲密行为有些生理性过敏。

    因此,这头“巨型犬”乍一见面的打招呼给她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尤其在她今天经历了这一系列的挨饿闹鬼被追掉马甲之后,最后和这个陌生人之间的拥抱简直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丁艾突然觉得,人这辈子要是可以不吃饭,一定可以省很多事儿。

    “小嫂嫂,我小叔叔说你喜欢喝粥,也没说具体的你喜欢喝哪种,眼前这海鲜虾仁的,五谷杂粮的,广式粤式台式的,啥啥我都叫上了一样。我是不是贴心又温暖?”

    丁艾挂着笑容脸色发白的凄惨模样就连“巨型犬”身边的男青年都看不下去了,只听少年突然亮嗓子嚎了声,紧接着就冲身旁男人喊:“朗哥你踩我脚作甚!”

    “行了,”霍明朗叹了声,“别骚了。你又想被踢出群?”

    少年闻言似乎想到了什么耻辱的经历。丁艾只见他脸上一阵扭曲,露出了一个有些滑稽的表情来。

    青年莫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冲丁艾笑道:“刚刚没顾上介绍,霍明朗,”他说着又指了指身边的少年:“莲妹。”

    “霍明朗你给我滚犊子!”

    美少年彪着东北口音的粗口,气得五官都扭曲了。

    紧接着他便冲丁艾道:“别听他的!”

    “我叫冷诚莲,精诚所至的诚,莲开并蒂的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