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掌柜 > 第二卷 当你凝视深渊 第四十三章 我确实很迷恋她

第二卷 当你凝视深渊 第四十三章 我确实很迷恋她

    丁艾面前坐着的少年浓眉星目,身材高大而肌肉健美,说是“型男”也不为过。

    偏偏不论是上挑的桃花眼还是脸上贱兮兮的笑容,从里到外透出股风骚气息,令丁艾看着很是牙疼。

    “小嫂嫂,听说你三言两语就把简幼铭那疯丫头给弄哭了,厉害,高手!难怪能镇住我小叔叔。”

    牙疼的丁艾此刻稍微适应了些对方神经病的画风,终于意识到些不对来:“小叔叔?”她指了指身旁的简天祁:“你叫他小叔叔,难道不是该叫我姨吗?”嫂嫂那不是对自己哥哥媳妇的称呼吗?

    冷诚莲显然被问得愣了一下,继而皱眉,正经道:“那不行!叫姨多显老啊!再说我小叔叔性格这么差,要是哪天小嫂嫂你想开了另寻新欢,我总叫你小姨你岂不是压力很大。”

    “……”丁艾汗颜。

    “你别听他的,”一旁霍明朗推了下眼镜,毫不客气地戳穿道:“是他自己弱智,连个常见亲戚关系的称呼都能叫错。”

    “朗哥!你今晚怎么回事?”冷诚莲闻言彻底炸毛了,“怎么老拆老子的台?”

    “就你的德行还有台剩下来给我拆?”

    冷诚莲猛地拍桌,一身腱子肉拍得桌子都仿佛跳了一下:“霍明朗!”

    丁艾看着冷诚莲真有动肝火的意向,心想说点什么转移一下话题,谁知耳边却听低沉的男声响起:“想吃什么,不是说饿了。”

    丁艾愣了一下,突然觉得他坐的有点近。

    可是她现在突然离远点似乎也有点矫情。

    于是她干脆没动,低声道:“真不用劝?”

    男人眼皮都没抬一下,事不关己地淡淡开口:“皮痒总得有人治。”

    “……”丁艾再次汗颜。

    她家简三哥说的,似乎是有那么点道理。

    “吃哪一个?”他又低声催促了一句。

    “啊小米粥——诶——”她下意识开口,就见他动作利落的抄起她面前的碗给她盛粥,丁艾顿时神色有些慌:“你别动我自己来!你还有伤——”

    她话没说完,一碗盛好的粥已经放在了自己面前。

    她看见他轻嗤了声,漆黑的眼里揉了些笑意,“不至于。”

    “小米粥,”那笑意又稍浓了些,“真好养。”

    “……”丁艾咽了口唾沫没说话,嗫嚅了句“谢谢”就低头去吃眼前的粥。

    她以为这就算完了,谁知却听到耳畔几不可闻的一声轻笑。

    似乎,是在笑话她。

    丁艾也是这时候才察觉到桌对面的灼热视线。

    她一抬头,就看到坐在自己对面的冷诚莲和霍明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吵完了,正津津有味地看着她和简天祁这边。

    霍明朗模样斯文,脸上还维持着不动声色的礼貌。冷诚莲那厮却已经毫不顾忌地露出了某种令她觉得有点起鸡皮疙瘩的笑容来。

    而且她突然觉得,这种恶心的感觉有些莫名熟悉。她好像之前在哪里见过。

    丁艾囧:“……”

    她就一个人,对面两张嘴,解释起来费力不讨好。

    于是想了想她还是闭了嘴,挖了勺粥就塞进嘴里。

    谁知她还没嚼一下,就听到冷诚莲一脸感慨地啧啧道:“小叔叔,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用你那张从来不下凡的厌世脸满是欲望地对着一个女人说情话。”

    霍明朗又推了下眼镜,不急不缓地应道:“确实令人惊讶。”

    “咳咳、咳咳咳咳……”

    丁艾咳得天昏地暗,这都什么玩意儿。

    我靠“满是欲望”是个什么风骚措辞这位大兄弟……

    她只觉得男人的大掌顺着她的脊背轻轻帮她拍着,她才稍微缓过来点,就听到头顶的男声平静道:“如你们所见,我确实很迷恋她。”

    丁艾咳得更厉害了……

    只听椅子“呲啦”一声,丁艾猛地一下站了起来,边咳边断断续续道,“我,我去一趟洗手间……”

    房内三个男人一直目送丁艾离开,冷诚莲这才收起脸上贱兮兮的表情,玩味道:“没想到我这个小嫂嫂意外得单纯啊……我看她这反应,小叔叔,你不是这么多天了还没吃到嘴吧?”

    霍明朗闻言蹙眉,对某人的嘴贱毫无反应,道:“阿祁,无论如何,我们还是要先掌握住她。你究竟明不明白。”

    简天祁闻言看了他一眼,沉黑的视线里有些意味不明的晦色。

    冷诚莲耸耸肩,“朗哥这话说的没错,小叔叔你别不高兴。”

    “从她答应嫁给你的时候就应该觉悟自己可能被卷进什么样的麻烦里。虽然这么说有些对不起她,但是以你们给外人的印象,即使她不心属于你,外人怎么看你们都是同一阵营的吧,即使她心里不——”

    说到这里,冷诚莲一顿,突然瞳孔猛缩了一下,有些错愕地看向简天祁。

    “小叔叔,不会你就是这么算计的吧……”

    简天祁没回话,只是眼底的黑色似乎又沉了一些。

    “哇……”冷诚莲猛吸了两口气,往后坐了坐,“小叔叔你真可怕。我看小嫂嫂真的对你动心了,你还主动加把火,这谁顶得住……但万一她真顶住了,你的目的也达到了……”

    霍明朗看着简天祁的脸色,暗中捅了还在口无遮拦的冷诚莲一肘子,低声道:“行了别说了。”

    原本在丁艾面前肆无忌惮满嘴跑火车的男人闻言一愣,居然乖乖闭上了嘴。

    霍明朗道:“何煜的展结束得很顺利,我听说他也这几天就要回来了。还有他那个妹妹,也要跟他一起回来。”

    说到这里,霍明朗的神色斯文俊雅的面孔稍冷了些:“何家人,还是不要深交为好。阿祁,即使是你,也会有算不到的东西。就怕万一……”

    霍明朗看着简天祁的眼神,轻咳了声,“算了,到现在为止没谁能劝住你的。你背后伤怎么样?”

    “没事。”

    冷诚莲冷哼了声:“老狐狸,我看他又是照死里打的吧。”

    三人正说到这里,丁艾回来了。后者神色已经恢复如常,冲三人笑笑便坐下来动手接着吃起了粥来。

    虽然她掩饰得很好,但她眼角眉梢细微的神色变化却逃不出简天祁的敏锐。

    她似乎比走之前放松了很多,不是情绪上的放松,而是整个人精神上的一种状态。

    她似乎,想通了什么。

    察觉到男人的视线,丁艾侧头看了他一眼,冲他露出个一个笑脸来:“怎么盯着我?”

    他不动声色压下心思,问道:“合胃口么。”

    “没我妈做的好。”她嫌弃完又补充了句,“不过饿的时候,其实吃什么都差不多。”

    “……”

    桌上的气氛一时间莫名尴尬起来。

    冷诚莲挠了挠头道:“话说,朗哥,你最近看着很憔悴来着。”

    这事儿虽然是没话找话,但说得确实是实话。

    霍明朗说到这事儿还真有些头疼:“最近医患人数突然多了不少,而且医院里光这一个月就三起重大医闹事件,人手不足加上熬通宵处理后勤问题,睡得有点少。”

    冷诚莲原本也就是随口一问,听到霍明朗的解释后有些惊讶:“怎么没听你说过?”

    “说了也不能解决问题。”

    冷诚莲嗤了声:“至少你说了我和我小叔叔帮你出气啊,肯定又是你家老头子欺压你了吧。我看你家老头子也撑不了太久的模样,我祝你能脱离苦海早日登基。”

    冷诚莲注意到丁艾看过来的视线,笑着解释道:“这位,江城省医院院长家的皇太子是也。你要是没听过霍启封的名字,安定药业的名字总听过吧。就是朗哥家的产业。”

    丁艾露出了个惊讶的表情来。

    其实听到霍明朗的名字她就知道他的身份了。

    江湖传言霍家是霍去病的后人,曾经也算是半个江湖人,后来经商行医,这才彻底被算划去了空子那边。

    但现代社会,医药是焦点行业,没谁不愿意和医生交朋友的。

    除了南方的九幡十四路因为体系庞大杂糅多得是学医之人,“西北风蔓”的冷家祖传的银针走穴瞧不上其他医家,以及北方螳螂腿的朱家医闹的名声在外没有医生愿意与其交往外, 霍家作为全国的两大医药巨头之一,人脉资源遍布江湖。

    乍听霍明朗名字的时候丁艾也有些惊讶。谁能想到这样世家的嫡传公子就这么形单影只,大半夜站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简家后门外面,还和冷家人混在一起。

    “不过说来也怪,”霍明朗道,“往常清明前后的三个月,医院的患者人数一般都是一年的最低值。但我看了后勤的数据,统计下来这一个月的病患人数有往年一年峰值的三倍有余。”

    闻言,一晚上没怎么开口和他们交流的简天祁终于出声道:“有进一步的详细数据么。”

    “没,”霍明朗也伸手开始盛桌上的海鲜粥:“有谁会抱怨生意太好的。一般只有数据不好才会花精力做进一步调研。”

    “可能是我太敏感了。”霍明朗有些自嘲般笑笑,“这种事儿也不是能人为控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