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黑莲花庶女攻略 > 正文 新手任务-赴石府鸿门宴(23)

正文 新手任务-赴石府鸿门宴(23)

    纪妃因点点头:“我知道了。”纪妃因对任务世界没什么留恋,也不想害了系统,因此答应得很干脆。

    系统点了点头,突然出声道:“你身后有人!本系统撤了qwq。”

    纪妃因黛眉一挑,蓦地转身,不料“砰”的一声和来人撞个满怀,眼看纪妃因就要滑倒,季池大手一捉,纪妃因稳稳落到他怀里。

    季池揽着纪妃因,心情甚佳:“美人在怀,人生一大幸事啊!”

    纪妃因小脸微红,挣扎着:“放开我!你放开。”

    季池刮了刮纪妃因的鼻子,笑道:“你当真这般讨厌我?”说罢死死盯着纪妃因。

    纪妃因一愣,讨厌他?季池三番五次帮了她,自己该感激他才是,只是,他每次都对自己搂搂抱抱,有失体统罢了。等等,纪妃因感觉什么危险的想法从脑海中一滑而过,有失体统?自己难道不该恼怒吗?纪妃因一时心情复杂......

    季池看着纪妃因怔愣又不知所措的样子,心中翻涌着巨大的欣喜,按捺住激动,他开口道:“你姐姐那里,我已经......”

    纪妃因出声打断:“不用了,到此为止吧。”

    季池眼神闪躲:“真的?!为什么,她那样伤害了你。”

    纪妃因答道:“没错,可我如今不愿再陷入无休止的斗争了,你懂吗?”眼神真切,澄澈得如同洗净了的天空。

    季池理解一笑:“我明白,我这就收手。”

    纪妃因感激一笑,转身离开。

    季池看着纪妃因的衣裳沾满了蔷薇花瓣,眼神微微眯起,知意,来不及收手了,太晚了。

    半月有余,每日听着系统提示她余浣真的惨状,纪妃因只觉得耳朵都快起茧了。说来这余浣真也是,好歹之前也是名动一时的“京城第一美人”,到了石府,不得石苑林宠爱也就算了,竟连婆婆,小姑得罪了个遍,纪妃因微微摇头。

    “小姐,大小姐说今日中秋佳节,邀您前往石府一聚,以解相思之情。”绿衣禀告道。

    “哦?”纪妃因放下书籍,兴味一笑,时机已至,恐怕余浣真怎么也想不到,这是她与自己对弈中下得致命的一步棋,因为,她已经决定了,要死在石府。

    “系统,今夜石府,见机行事。”纪妃因淡淡说道。

    “好的,宿主,此次任务最低都是B级,宿主完成得很棒鸭!赞!”机械的卖萌声听得纪妃因稍感不适,但她听到系统的预判,心情一好,离自己回到现实又近了一步。

    “绿衣,青枝,收拾收拾,我们准备出发吧。”纪妃因伸了个懒腰,神情说不出的娇媚。

    石府虽是文学世家,却从不以清高自傲,是以府内摆设都贵重非凡,可纪妃因出现之时,众人只觉得眼前一亮,来人身穿夜色青箩衫,头插水晶紫钗,踏着月色前来,仿佛带了一身诗意千寻瀑,更别说那眉如远山,眸如星雨,笑容浅浅如画,似乎是月光仙子下凡。

    纪妃因掐着时间最后到了石府,为的就是众人惊艳的眼神,眼下目的达成,她心情甚好,笑容更甚,惹得在座文人纷纷吸气。

    “知意,我可算把你等来了,请你可真是不容易啊!”余浣真笑容明艳,上前拉纪妃因坐下,话里却暗自讽刺纪妃因架子大。

    纪妃因掩面笑笑,并不在意。过了今晚,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与她无关了。

    旁边立刻有姑娘替纪妃因说话:“你又没规定什么时间必须到,怎的怪起了人家?倒真是好没个道理!”余浣真听闻此话憋了一口闷气,却不敢反驳。

    纪妃因抬头看去,只见那姑娘生得明眸皓齿,气质不俗,一双眼睛像极了石苑林,顿时心下明朗。

    “这是石家小姐吧,知意有礼了。”纪妃因含笑说道。

    石淑雅撞进纪妃因笑意满满的杏眸里,心中一动,难怪哥哥喜欢眼前这女子,这般明媚动人,聪慧睿智,像是从心底里透出温暖和清澈的女子,岂是余浣真区区皮相能媲美的?

    石淑雅也回以浅笑:“二小姐不必客气,就把石府当作自己家就好。”

    余浣真看着眼前两人和睦相处的画面,气得抓破了掌心,为何石淑雅总是为难自己?自己往日只当她性格恶劣,可谁知今日她却对余知意如此友好!余浣真想着今晚的计划,暂且忍了下来。

    纪妃因望着满园的男男女女,似乎不解:“大姐姐,今日中秋,本是家人团聚,为何园中有如此多的人?”

    余浣真优雅一笑:“虽是中秋,却同诗会,今日姐姐借佳节邀请了许多才子诗人,一同赏月,只怕过不了多久他们诗兴大发,便能写出千古绝句呢!”

    纪妃因似有所悟地笑笑。

    看着余知意相信了的样子,余浣真舒了口气:“知意啊,圆桌上的点心很是可口,你待会可一定要去尝尝。姐姐今日是主人,要去招待客人,就不多陪你了,你自己随意逛逛吧。”

    纪妃因点点头,余浣真才转身离去。

    纪妃因思索着余浣真的话,向圆桌走去,随手拈起一块糕点放进嘴里,几下嚼碎咽下,系统微微一震,她便知糕点被人动了手脚,她一转身,滚烫的茶水扑面而来。

    “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奴婢不是有意的!!”一个小丫鬟端着茶盘跪地求饶,连连磕头,一边的茶杯早已碎落在地。

    纪妃因扶起她来:“无事,我去换套衣服便好了。”

    小丫鬟泪流满面:“多谢小姐大恩大德,就让奴婢为小姐引路吧。”

    纪妃因微微点头,由着小丫鬟带路向厢房走去。

    “欸,我并未说明我是哪家小姐,你怎知我要去往何处更衣?”纪妃因蓦地开口。

    丫鬟脚步一乱,细声答道:“我家夫人心细,在西厢备了不少新衣裳,奴婢猜想有适合小姐您的,故而带小姐朝西厢房走去。”

    “哦。”纪妃因答得意味深长。

    “欸,前面好像有东西晃过。”纪妃因伸出手指着前方,声音发颤。

    小丫鬟不解上前:“没有什么呀!”纪妃因一个手刀劈过,丫鬟陷入昏迷。

    “系统,说一下情况。”

    “宿主,西厢房里有三个醉酒男子,都是今日参会的文人,被下了药,你的糕点里也有合欢散。”

    纪妃因略一沉吟,将倒地的丫鬟运至房内,不一会儿,房内就传来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

    纪妃因心神一动:“系统,有毒药吗?”

    “宿主,你要哪种?”

    “死相唯美一点的,不要七窍流血的那种就行,还要,你要帮我屏蔽疼痛。”

    “好的,这包曼陀罗散,无味剧毒,不出一刻便会致人死地。”

    纪妃因仰头服下,挪动身躯,隐匿在旁边的山洞里,果然,不一会儿,余浣真就带着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