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看过人世百态我也只想守护你 > 正文卷 第四章 如愿以偿

正文卷 第四章 如愿以偿

    魏霜霜赶到宠物医院时已是7:40了,好在宠物医院关门晚,白天开门时间订在了10点整。昨天夜里医院内其他猫狗有的因为白天手术注射过麻醉剂药力还没消,所以都已经进入睡眠状态,有的是因为跟魏霜霜所关猫柜距离太远,所以除了这只叫“杰西”的蓝白猫知道魏霜霜的事情以外其它的宠物们是全然不知的。但是当清晨赶回去逞着法力还没消失的魏霜霜,穿过了上锁的猫柜玻璃门后,还是引起了一阵骚乱……宠物医院里猫狗合唱团,开始了他们的show time:“喵喵喵....”“汪汪汪.....”。

    “霜霜,你回来啦!我兴奋了一晚上没睡好,虽然说猫夜里常常是不睡觉的,但毕竟我年纪大了嘛”蓝白猫在一夜的期盼后总算引来了魏霜霜。

    “杰西,我好困。来回跑也是消耗体力的,加上昨天我确实是被车子撞了一下,我现在感觉整个猫都不好了,我需要休息一下。晚点再和你聊,拜托了”蓝白猫望着魏霜霜化为黑猫的绿眼闪着委屈的泪光,只好作罢。黑猫见合唱团也“表演”够了,“杰西”也不发问了,赶紧趴着补起觉来......

    晚上7-8点是G城市区最堵的时候,这个时间段里绝大多数人都已经下班、放学、买菜回家做饭等...所有的街道除了地铁之外都是拥挤的,只见宽坦的马路一时间变的水泄不通。

    在这拥堵的路上一辆红色的保时捷跑车很是打眼,驾驶车辆的正是俊河,旁边坐着的仍是那万年扑克脸的简易。因为昨天俊河说要领养黑猫,所以今天一下了班就拉着简易去宠物医院接猫。

    俊河不耐烦的用手指敲打着方向盘说道:“这么堵,多久才能到宠物医院?小黑猫怕是等不急我了吧!它该有多伤心。”

    简易细长迷人的眼睛白了下俊河却跟他表情不同的是居然出奇意料之外耐心说着:“我当时给医生提出的是寄养,而且他家应该很晚才关门,我通常8-10点经过时也是营业的。”

    “好嘛好嘛!我还不是怕小黑猫等不急,也怕它独自待着觉得孤独啊!”

    “你别自作多情了,它没你“寂寞”。”

    “你这家伙真是话中有话啊。不和你这个没有人情味的家伙说话”俊河见说不过简易便不再自讨没趣了,自顾自的又开始用手指敲打着方向盘。

    在几经波折后总算到了宠物医院,俊河将车刚停靠在路边就迫不及待的跑进医院,另一座位的简易也不急不忙的下车跟着走了进来。

    “有人在吗?我来接猫。”

    “在的,先生”医生助理小艾见有客人上门便从里面走出来接待。因为今天特别炎热戴着眼镜老爱起雾,所有换了个隐形眼镜的小艾看上去比昨天好看了几分。待抬头看到俊河身后简易那熟悉而英俊的脸庞,肉嘟嘟的脸蛋上出现了两抹红晕,接着又回过头来打量俊河。只见站在她面前这个男人也是相当帅气,阳光俊秀的脸庞、高大的身躯,上衣穿着天蓝色的Polo衫和一条看上去很修身的牛仔裤、将他的身材比例完美的展现出来。虽然眼前的这两人相比他还是要差一些,不过放在她所见过的人里算是顶级的存在。“上帝造人怎么可以这么不公平,这不就是往常我看的那些言情小说里走出来的男主角吗?居然还让我遇到两个,看他两那眼睛让人看了就觉得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再看那鼻子就像假的一样又挺又直;那嘴巴也是像抹了唇油一样滋润性感;虽然风格不同但是绝对可以算得上完美无缺了。如果随便跟他俩其中一个人谈恋爱的话,那我不就发了。哎哟哎哟!不能再瞎想了,再想我觉得我都要成花痴了”小艾低头各种脑补,殊不知自己已然是一个花痴。

    “小姐姐,你打量我俩半天了,你似乎在心里盘算着什么?”俊河将脸凑近小艾的脸饶有趣味的挑逗着她,小艾刷一下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连连倒退。“没,没什么。那个......是要接......接之前那只黑色的......黑色的折耳猫吗?”她害羞到已经开始结结巴巴的说话了,感觉到的不是多么可爱而是像个小丑一样滑稽。

    俊河再次讨厌的学着小艾结结巴巴的说:“啊!....是....的...接...接那只...猫。”

    “那跟..跟...跟我来吧!对了,这位先生我还没有给它取名字,抱歉了”脸色更加红润的小艾,走起路来各种不自在仿佛左右两只脚在相互之间打架一般。

    “没事,接完猫就走吧!我累了要早点休息”简易在一旁看着两人在这里磨蹭他宝贵的时间,已经开始感到不耐烦了。

    “你这家伙,就是这样一点幽默风趣都没有,难得这女员工挺逗的,排解排解一下生活中的处处不如意多好!”

    “我没你这种低级乐趣和爱好”

    “得得得,你高尚。瞧这女的刚才那样就是拿我两在幻想,这种蠢女人不摆她一道我怎么会罢休!哈哈”俊河小声的在简易耳旁说道。

    简易立马朝俊河做出一脸的鄙夷,从那性感的嘴里发出一声讥讽:“无聊。”

    见他两走进寄养区,小艾殷情的说道:“先生,您送来的这只小黑猫看来是没有太大的问题了。您要接走的话,这边填一张出院信息就成。”这时她总算是已经恢复了正常,当然她这种脑容量比较小的人,是不会感觉到俊河刚才的戏弄,更不要说听到他俩的对话了,还在自以为是的以为人家是对她有好感哩。

    俊河用胳膊肘推了推简易:“简大少,快去填出院信息。”

    “拒绝!”简易压根不理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俊河无奈之下只好跟着小艾去填写出院信息。

    昨天为“魏霜霜”这只小黑猫治疗的陈医生从办公室一脸微笑的走出来,打开寄养区猫柜的玻璃门,抱出小黑猫递给了简易然后说:“真的很高兴,你能改变主意接它回去,看这骨骼应该是只母猫。”见简易双手接过它抱在怀中后又说道:“我们做这一行的,时常会看见因为一时冲动和短暂的喜欢而养宠物的人们,却又因为各种原因抛弃宠物的他们,我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不忍的。但是,每当有客人反悔领养回去时,我真的感到很开心,虽说不是什么事都可以去反悔的,但是客人们已经知道当初养宠物的那份责任。做人也好、养宠物也罢!希望都不要忘了初心——一开始决定养它们的喜悦心情。好了,这些我就不唠叨了。既然决定还是带回去养,那我希望你能负起责任!”

    简易抱着小黑猫出乎意料的认真听着,突然觉得他自己就像陈医生口中的宠物一样。简易的冷漠、无情、自我不过是他为自己建起的一层保护墙而已,因为孤独蔓延了他整个童年的记忆。

    自从简易的母亲过世后,简易的父亲虽然平时忙于工作,不过没多久也再婚了,对方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对待简易除了供他读书、供他吃穿以外就没有给过他一份父亲的爱,更不要说教育陪伴孩子的责任!但是当初简易的母亲生他的时候,他想他的父亲也是激动的、幸福的,只是时过境迁,初心已变吧!

    陈医生看着若有所思的简易,很是欣慰,他笑了笑点点头转身离开,又回到了他的办公室。

    这时俊河也填完了宠物医院的出院信息,笑嘻嘻的伸出双手说:“走吧!任务完成,来快给我抱抱”。魏霜霜肯定是不愿意的啊,好不容易等来简易,怎么可能让别人抱着她,于是将头扎进简易的怀里假装睡觉。之前医生把她从猫柜里抱出来递给简易的时候她开心死了,她没想到“白露”会这么快的来接她。隔壁猫柜住着的蓝白猫——杰西知道魏霜霜的主人来接她回去,也是一直在祝福着,不过当时她冲蓝白猫不发出声音的张了几下嘴,意思会回来找它的,答应告诉它昨天晚上的所见所闻。

    感觉到黑猫把头埋进了自己怀里不想让别人抱,心里也有些向着它,因为刚才医生的话让他多多少少有些触动。没有给俊河任何回应,自顾自的走出了医院。

    “你这家伙,你不会反悔了吧!哎......等等我,真是的,就会欺负自己兄弟。”

    “再见客人,好走!那个...有时间可以带猫猫来玩”小艾见简易和俊河先后都走了,大声的喊道。

    出了宠物医院大门,两人就开始为了黑猫来了一场舌战。

    “你是不是打算不给我养了。”

    “没有!”

    “那你给我啊,我要带回家”俊河像孩子一般撅着嘴嘟囔道。

    这时魏霜霜在心里暗自祈祷“别呀!求求你“白露”,哦、不、简易拒绝赶紧拒绝他”

    “不给”听到简易的话后,她刚松了口气,然而还没给喘息的时间又进入了紧张状态。

    “那你就是反悔了!”

    “没有!”

    “那你倒是把猫给我呀!我都想好名字了!”

    “不给!”

    “.......”在简易坚决的不给猫的行为下,俊河沉默了几秒钟,只好作罢:“那你养吧!切,我本来就不是很喜欢黑色的猫。改明我自己去买找一只来养,稀罕!你个说话不算话的人,还玩这么幼稚的套路。”

    在一旁心情犹如坐过山车忽上忽下的魏霜霜,听到俊河最后妥协和简易改变之前的想法后,总算是安心了。她真想跑到那个陈医生的跟前跪地道谢,他的话改变了简易的态度。

    “......再说一次?”简易压低声音皱着眉头看着俊河,瞬间俊河就怂了!

    “我说,我这个人特别善变不养了,幸亏有你这么个有责任心、有爱心的兄弟,以后小黑猫就拜托您了。”

    “嗯,不早了你可以回家了。”

    “是咯,简大少!那猫的名字可以让我取吧?”

    “嗯”

    “你太好了,兄弟!我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俊河简直是哭笑不得,其实他知道别看简易一副成熟稳重、冷酷无情的样子。在大学4年再到工作几年的相处时间里,简易展现给他的感觉就是个口是心非的人只是因为孤独害怕受到伤害掩饰着他内心的柔软罢了,所以他才会这么处处谦让着简易。

    “嗯,我昨天想了一晚上。就叫霜霜吧……咋样。”

    “嗯,我走了,你快开车回去吧!”

    简易怀里的魏霜霜一开始是不想让俊河取名,天知道他能取啥好名字,不过在听到俊河取的名字时她有些诧异地望了望俊河,感觉俊河也在望着她。“错觉错觉,一定是错觉”她想着。今天能来这么一个剧情大反转,也是让魏霜霜如愿以偿的感到开心。

    “这一世,我要好好的守护你“白露”,不对,现在你是简易了,我一定会弥补我的过错”她在心里暗暗发誓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