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看过人世百态我也只想守护你 > 正文卷 第六章 恶毒的女人

正文卷 第六章 恶毒的女人

    办公室外的纪梵雅对魏霜霜说的话,简易这边肯定是没听到的,纪梵雅不是愚蠢的女人自然也不会太大声。

    简易在他进了办公室后并没有立马工作,而是在想的全是“霜霜”刚才的行为,它在害怕什么,为什么见到纪梵雅以后这般激动,他左思右想也不得其解,只好作罢。打开电脑桌面上的“创达、新食品广告策划方案”注明的Word文档后,简易便投入了工作之中。

    纪梵雅说完之前那番话后,提着装魏霜霜的猫包开始悬空甩荡,绝世美颜里展现着一副丑恶的嘴脸,顿时觉得一个人哪怕生来多不凡,心若不善,终究还是会让人觉得恶心、丑陋至极。魏霜霜任由着纪梵雅折磨着自己,将小小的身躯卷缩成一团,两个猫爪子痛苦的、无助的抱着那黑黑的脑袋,一对折起的双耳前后移动着。

    此刻她绝望的想着:“自己或许本就不应该逆天道而行,有时候改变命运终究是有好坏掺半的结果,当时自己就不应该开启轮回之门,不然他们都不会来,即便最后和‘芸雅’在一起了,她也不会有前世的记忆,她或许会是一个善良简单的妻子。虽然再也见不到‘白露’了,但是他至少可以幸福的生活。自己觉得想要弥补自己犯过的错误,但是却没有站在他的角度去考虑他需要与否。终究还是自己自私了,事到如今放弃吗?”魏霜霜痛苦的不是纪梵雅对她的折磨,痛苦的是自己经历了漫长的等待,才终于坚持等来这一世的“白露”,觉得自己总算可以弥补前世的遗憾和过错来守护他,却阴差阳错的也给他带来了一群威胁。

    她记得她打开轮回之门时有一个模糊的女人告诉她,她如果选择守护简易,也就是前世的‘白露’那前世的种种事情都可能还是会发生,这条路还是一样的充满了荆棘,这就是人生的因果循环。可是她还是选择了,没办法,爱一人有多刻苦铭心就会有多缺乏理智。

    纪梵雅见魏霜霜不吵不闹,索然无味的放下了猫包。蹲下身娇柔做作的伸出手把猫包打开拧着魏霜霜的猫颈子笑:“哎哟,我的小霜霜呀你还是老样子啊?以前就会装可怜装善良,现在这样折磨你还是不吭不叫,到显得我小人了,前世不就是因为你这些惺惺作态的样子,才让原本和我有婚约的“白露”对你动了情,向来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妄想得到,特别是你这么低贱的人。不过呀,他对你啊那是一个情深意切,不然怎么会丢了性命也不怪罪于你。”

    魏霜霜听完纪梵雅说的话更加绝望了,也许她是真的懦弱吧,或许大家都会轻看她,一个人的生活环境会促成这个人成年后乃至于老年后的性格与行为。但是一个人如果没有底线的善良则是给别人机会去伤害你,善良本就是对该善良的人去善良,对恶人就要拿出点态度让他不敢轻易的伤害于你。

    魏霜霜从小就是跟着母亲乞讨,她出生的地方就是一个饥荒的年代,哪像现在基本上每家每户生活都有了一个保障。那时候街上随处可见的挨饿受冻的难民们。“她记得在一个寒冷的夜里,她的母亲被活活的冻死在路边,那时候的她才刚开始懂点事的年纪——10岁,她为了给母亲下葬筹钱,不得不去到奴役买卖集市里卖身为奴,好给母亲筹钱“下葬”。

    “那时候,跟她一般大却是生在富贵人家中锦衣玉食的千金大小姐——芸雅,也就是现在眼前折磨着她的这个女人,在集市里挑中了她做贴身婢女,还给了她一笔不少的银子来安葬母亲。她是感恩戴德的,并发誓会忠心于她。她觉得像这样一个有着倾城倾国的女孩自然内心也是美丽的”。可是相不一定由心生、人是会伪装自己的,这需要时间来鉴定一颗心的真善美,活在人世间总是事与愿违的。

    “后来在纪家府上她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芸雅,可是芸雅每次一旦心情不好就会拿她开罪。十二岁那年芸雅的父亲经商回来,因为路途遥远一直在赶路便没有给她礼物回来,她在父亲面前善解人意的说着:“没事,父亲本就辛苦,女儿自不会怪罪于父亲”却是在回来后对她拳打脚踢。十三岁那年只因自己顶撞她一句话,罚了自己一个星期不能吃饭,收拾打理房间时直接饿晕了过去,府里的下人们自是不敢多言。十四岁那年......”魏霜霜痛苦的想着。

    魏霜霜因为她的懦弱付出了一定的代价,她的痛苦不是没有原因的,她每一次选择都是因为害怕向恶人低头,才会给恶人再三的有机可乘,人是要善良但是也不能没有锋芒。

    她继续努力的回忆,这份记忆让她每想一次心绞就会痛一次“后来遇到了韩白露,他的出现是光芒。在她那原本暗无天际的日子里带来一片希望的曙光,即便她不可能拥有他,她觉得他能幸福就好。他不会因为她的出生或者身份的悬殊而轻视她,他还很尊重她,沉默寡言的白露在每次她遇到欺负的时候都会解救她;那时候她多么的无知啊,她听信了别人的话,以为他对自己的好不过是怜悯,所以继而疏远他,叛离了他一颗纯粹的真心。在无数次他来找她,说要带她走的时候,她态度坚决的拒绝了。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就再无他的消息、他也再也没来找过她。再见他是已是两家府上的婚事了,她以为这也许就是最好的结果,却没想到成婚当晚就听到芸雅从他家传来的消息:他死了。

    她瞬间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她试着死过几次都被芸雅发现救活了,芸雅跟她说要让她这一辈子都痛不欲生。再后来原本已经活得毫无意义行尸走肉般的她,无意之中发现了一个轮回之门,只有真心相爱的心就可以在轮回中再次遇到,并要守护真爱才能得以永恒。

    爱是可以让一个人勇敢的,所以她毫不犹豫的选择打开了轮回之门,哪怕告诉她只能做一只猫,哪怕告诉她还需要孤独的再等几百年光景,她也是无所畏惧的。那时的她想弥补自己的过错,她想守护他,像以前他守护自己那样。白露在她的心里犹如圣洁的光芒、犹如黑暗时代的一丝光明;即便他外表冷酷无情而他的心却是如此的温暖如春;现在的她却是开始退缩了,她见识过芸雅的可怕,觉得她斗不过芸雅,也是来自内心深处的害怕,她害怕这一世的他还是会重蹈覆辙的死去,经过几百年的洗礼,看竟了人世间的千姿百态,她却还是成为不了一个可以放下执念无欲无求的人。”

    “你在想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觉得你能翻出多大的浪花吗?魏霜霜你听好了,当日我跟韩白露成亲之时,我告诉他:我必须要了你的命。他知道我的心狠手辣,他跟我做了个交换条件——用他的命换你的命。不然我这么恨夺走了属于我的东西的你,几次自杀都要救你吗?哈哈哈...我不过是答应承诺让你在世间苟且罢了,倒是你不好好的活,居然去听信传言,还真找到了轮回之门,害我带着这份恶心的回忆不断的轮回。韩白露是我的东西却让你这个下贱胚子弄脏了,这一世我是你压根不会来找他,你离远点他才可能幸福”纪梵雅说完话后魏霜霜的猫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她想说话,想让自己的命去换他一世安好,奈何她现在不过是只猫,只能“喵喵喵”的叫而已。

    纪梵雅看着这时的魏霜霜,心情大好,傲气凌人的笑了:“看到你现在这样滑稽可笑,我真是为你感到可悲可叹。好好的人不做,偏要做个畜生,我真是不想跟你再纠缠了,免得恶心我。”

    她一直拧着魏霜霜的脖子。那里是猫的死穴,一旦被拧着是无法动弹的,母猫带着自己的幼猫仔找安全的地方时,也会咬着幼猫仔脖子防止它动弹跑走,公猫想要交配母猫时也会咬着它脖子,让它无法动从而完成交配。纪梵雅看了看办公室一直在认真工作并没有关注到外面动静的简易,拧着猫轻手轻脚的走到办公室窗边,打开玻璃窗将拧着魏霜霜的手伸了出去。

    “才六楼,这个楼层你应该死不了,我也不想让你死得这么早,不然我不是太无聊了”纪梵雅说完毫不留情的松手。

    就这样魏霜霜以超快的速度垂直落下摔在了地上。本来猫可以靠四肢爪子上的脚垫来减少撞击,这个楼层不算高,也几乎伤不了它。但是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在她本能的做出反应时已经摔在了地上。左后脚压在下面无法动弹,摔得她内脏翻江倒海咳出了一口鲜血,脑袋也清醒了许多,强忍着痛艰难的试着可以爬起来不,一次、二次、三次“好累,我不行了,爬不起来了,怎么办我还是这么软弱,我要怎么办,难道我要结束了吗?白露、简易,我...我好想你”她在心里说着,微弱的闭上双眼。

    办公室外还是发出了一声“咚”的响声,简易听到了打算走到窗边看下发生了什么,毕竟是发生离自己办公室没多远的声音。恰巧这时纪梵雅端着一杯咖啡走进来阻止了他的打算,她将咖啡放在桌上走到简易身边,温柔体贴的给简易按起摩来。

    “不用了,我觉得不适应”简易把身子一偏,拒绝了她。

    “你是在害羞吗?美式咖啡,忙了有一会了,来杯咖啡提提神。你不知道你养的那只猫可乖了,一直和我玩呢!”

    “哦,它现在呢?”

    “估计累了吧,我给你泡咖啡时候看它在猫包里睡着了”纪梵雅脸上挂着一脸宠爱的微笑,心里却幸灾乐祸的想“估计是断胳膊少腿咯,我刚瞄了一眼躺下面半天没见动,这点楼层都这样,就她还想跟我斗,哼!连畜生都当不好”。

    “好吧,我这里还有一点你出去等我吧”简易点点头,他不喜欢和这个女人走得太近了,总觉得她城府很深。

    “好吧,我在外面等你,那你记得喝咖啡,别太辛苦了!”

    “嗯”简易头也没抬的继续盯着电脑工作,纪梵雅扭着翘臀出了办公室关上门,走到刚才丢猫的窗边,向下望去只见地上一滩血迹却没见猫的身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