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看过人世百态我也只想守护你 > 正文卷 第二十六章 物极必反、否极泰来

正文卷 第二十六章 物极必反、否极泰来

    谎言虽分善意与恶意,可是毕竟是谎言!

    人们有时候宁愿接受事实的真相,也不愿意被善意的谎言蒙在鼓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迟早有一天真相会被知晓,可是因为善意的谎言,让人忘了提前做好接受真相的心理准备。

    简易跟所有人一样,都讨厌被欺骗。当魏霜霜不断欺骗他时,他发自内心的感觉道厌恶,哪怕它个是善意的谎言。

    简易来到停车场准备驾车去公司时,魏霜霜突然挡在他的车前,他厌恶的关上车窗锁上车门,明确的表示不想再与魏霜霜过多的纠缠。

    霜霜仍然不肯死心,她拍打着简易身旁的车窗苦苦得哀求着:“我错了,我不应该欺骗你。简易,你放下车窗听我把话说完好吗?”。

    车里简易继续保持着沉默,他的表情很是冷漠。

    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后,霜霜似乎已经绝望了,她伤心的将手从车窗上移开,后退了几步,出奇冷静的站在一旁,默默地望着坐在车厢里的简易。

    简易见她停止了纠缠,于是面无表情地驾车扬长而去......

    在简易的车离开了霜霜的视线后,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离开简易家的停车场,麻木地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虽然是阳光明媚的早晨,她却感觉不到任何的光明,只觉得自己的世界一片黑暗......

    俊河一大早就来公司等简易了,谁知他等半天却仍没等到,当下准备先去参加广告宣传的记者招待会。就在他转身离开时,简易得车停在了他的面前。

    “今天怎么来这么晚”俊河好奇的问。

    “早上有点事”简易淡淡的答道。

    俊河一步上前打开副驾驶的门坐上去说:“我刚要去开车,谁知道你就来了!还以为你不参加记者招待会了。”

    “我没说不参加”简易仍然淡淡的答复着俊河,好像昨晚和早上发生的事情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他得情绪。

    “是是是,那抓紧走吧,免得一会迟到了”俊河连连点头,扣好安全带后便催促着简易可以出发了。

    就在简易挂好档位,松开手刹,即将要出发时,纪梵雅从公司里小跑出来,大声喊道:“等等我,简易”。

    简易装作没听到纪梵雅得呐喊,还是面无表情的开车离开。

    俊河从后视镜望着气急败坏的纪梵雅,带着嘲笑的语气说:“你这也太坏了,再怎么说,人家也是你未婚妻!”

    “车内空气本就稀薄,不想空气质量再被污染”简易手里握着方向盘,想都不想直接就给出了一个答案。

    “噗呲......哈哈哈。简大少,我突然间发现你还挺有幽默感的,不过是冷幽默!”俊河一边乐的哈哈大笑,一边手舞足蹈的感慨着。

    简易的脸上并没有因为俊河的“夸奖”而有所表情,他仍然淡定的直视着前方,认真的驾驶着车行驶在路上。俊河见他不搭理自己,也不再自讨没趣,他伸手在车载显示屏上点了几下,一首旋律优雅的钢琴曲在耳边响起。

    俊河本就不是一个喜静的男人,他听了一会后嫌弃的关上并喃喃道:“简大少,这品味、这情操真是令我折服啊!对了,你真不打算把月丫头留在身边?”。

    简易在听到俊河提起魏霜霜后脸上总算是有些表情了,先是一脸生气后又一脸冷漠的说:“你看上她了?”

    “我怎么可能看上她,就不是我的菜好不”俊河立即否认道。

    “那你是不是管的太多了”简易语气不怎么好的说道。

    “我不是看你对她挺好的吗?那天聚会还吃她夹得菜哩!”俊河有些好奇的问,心想:这简易的心理真是难以琢磨,一会对人家挺有好感的模样、一会又深恶痛绝的模样,真是“简易的心海底针”啊!

    “下车!”简易听完俊河的话后直接将车停在路边,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俊河见此情形吓了一跳,赶忙认错:“我错了,简大少、简大哥、简老板,我以后都不提她了行吧!”

    “希望你记得”简易的脸色慢慢恢复了往日的冷漠,他说完话后将车驶回了路上。

    俊河见他恢复了正常,当下立即松了口气。不过嘴贱是他的本性,只见他好了伤疤、忘了痛得戏谑道:“简易,你这态度不对啊!往日就算谁惹了你,你总是一副淡定的模样,怎么我随口提下月丫头,你如此大动肝火,难道说......”,俊河暗自一笑没接着往下说。

    简易表情不爽得用眼角余光瞟了一下俊河,那表情视乎是在说“还敢说?”

    作为自称是简易肚子里蛔虫的俊河,立马读懂了简易的表情,他笑着用手假意掌了掌嘴表示不敢说了。

    ***

    另一头伤心欲绝的魏霜霜正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的她,在不知不觉中,就到了电视台大楼————祁明工作的地方。

    她抬头看看耸立在眼前得高楼大厦感叹道:“这栋大厦的豪华程度跟简易住得“云端”大厦,真是有得一比啊!”,说完才发现自己又想到了他,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悲,她的脑海里、生活里、乃至于生命里,全是关于简易的一切,任何时候、任何事情自己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想到他,可现在的他将她视为一个荒唐得存在。

    “如果一个人爱得太没有自尊、太没有自我,是不是都会遭到轻视?”她低下头对自己喃喃道。她心里想起这几百年的所见所闻,包括她上一个女主人。可是就算她经历再多;就算她看遍了沧海桑田,那有怎样?当她身陷其中时,仍然无法自拔。

    或许是因为走得太久了得缘故,她得身心感道了前所未有的疲惫不堪,她感觉眼前一黑,身体不受控制,摇摇晃晃地站在电视台大楼门口。

    即将午时,祁明如往日一般,从电视台大楼走出来准备去吃午饭。他刚走出来便看到一女孩即将昏倒在大楼门口,他赶忙跑了上去一把扶起女孩的肩头关心道:“你还好吧?”

    只见鸭舌帽下的女孩紧闭着双眼,脸色有些发白,上唇咬着下唇无力地摇摇头,此人正是魏霜霜。

    祁明见状一把将她抱起,有些焦急的说:“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先忍着,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我没事,就是觉得有些累,不用去医院。求求你、别带我去医院”魏霜霜用祈求的语气艰难地说完话后便晕了过去......

    “不去医院去哪?”面对魏霜霜的祈求祁明着实感到无奈了。他伸手在魏霜霜的衣服兜里和包里找了一会,想找到她的手机或是身份证上的家庭住址,以便送她回去,但是几分钟后他无任何收获,于是心想:如果带回办公室,同事们肯定要多想,到时候弄得流言蜚语的。带回家得话来回折腾得时间太久了;更不妥当。都这样了她不愿意去医院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而且她也没有任何身份证明,家人也联系不到。算了,好人当到底,带她去附近的酒店先休息下吧!

    打定主意后,祁明便抱着她去了单位对面的五星级酒店————喜登大酒店。

    几分钟后,祁明已将魏霜霜送到酒店套房里,他小心翼翼得将这个不认识的女孩放在床上后,便转身出了房间,他下午还得继续上班所以不得不先离开。走到酒店大厅时,他突然觉得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改变了脚步得方向走到前台对着接待小姐说道:“我是刚登记入住702号房的客人,我将名片留在这,如果这位小姐醒来退房时请她拨打名片上的电话”。

    “好的,先生”漂亮得前台小姐微微一笑。

    祁明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后,转身离开了。他有这样的要求,倒不是想让她联系他还酒店钱,而是出于人道主义得关心。

    ......

    霜霜睡了大概3个小时便醒了过来,这时时间已是下午4点整。她睁开双眼感觉视线有些模糊,四处看了看,发现自己睡在一个陌生环境得她,从迷糊中惊醒过来,坐在床上回想着晕倒前发生的事情。她想起晕倒时有一位年轻的男子救了她,原本男子得意思是要将她送到医院就诊,但在她祈求不去医院后,估摸着人家将她送到了这里。

    忽然之间,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立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在摸到依然戴在头上得鸭舌帽后松了一口气:“还好帽子还在,不然让人看到我的猫耳朵岂不是会被吓死。看这装潢应该是酒店,估计他把我送到这里来就离开了,没想到现在的好心人还是挺多的,反正现在也不晕了,收拾下离开吧!待会看看前台有这男人的联系方式没,得把住宿的钱先还给人家”。

    霜霜起身下了床,走到洗手间,打开水龙头用清水拍打着自己的小脸,几番清洗后才感觉精神状态总算是恢复了正常。于是重新走回床边拿上自己的背包,取下房卡,走出了房间......

    “小姐,你好。打扰一下,我想退房”魏霜霜坐电梯到大厅后直接奔向了前台,此时正对着前台小姐说话。

    “好的,女士,请稍等一会!”说话的还是中午接待祁明的那个漂亮的前台小姐,她微笑着接过霜霜递过来的房卡。

    霜霜看着前台小姐熟练得操作着电脑上显示得酒店退房系统,看着屏幕上相当复杂的画面,她心里有一丝佩服的感觉“也许这就是所谓的“365行、行行出状元”吧!每个人他总会有一个强项,也总会有他的弱项。简易的强项到是挺多,弱项好像还真没发现......”。

    想到这些,她苦笑了一下“自己怎么又想到他了,或许还是放不下吧!”

    “女士,您得房退好了,对了!这是与您一起来的那位先生留下的名片。说是如果您醒了的话,请联系名片上的电话,他好放心”前台的接待小姐一边说着话,一边将手中的名片递给魏霜霜。

    霜霜接过名片先是感谢地微笑,然后又问道:“请问,可以借用下你们电话吗?”。

    “没问题的,女士。能为顾客服务,荣幸之至”前台、漂亮的接待小姐依然挂着微笑的说道。说罢,她将座机放在了霜霜的面前,魏霜霜一手拿着名片,一手拨打着上面的号码。

    “嘟嘟嘟........”

    “你好,我是今天你救了的那位姑娘,我现在好多了,非常感谢你!”电话接通后,霜霜一脸感激道。

    “是你呀!醒了吗,还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吗?没事,如果不舒服还可以再休息会,我订了一整天,看你那样应该是太累了导致晕倒的”电话那头,祁明关心的问道。他没想到霜霜会这么快醒来,本来打算下班后再过来看看的。

    “啊!不用了,我现在舒服多了,非常感谢你。这样吧!你给我留个银行卡号,回头我把住宿费还你”霜霜说道。她心里想着:总不能让别人出力又出钱,毕竟非亲非故,能做到这点已经是很好了。

    “.....不用了,举手之劳”祁明没想到霜霜会这样说,这下他反而有些尴尬了。他想:一个大男人跟一个女的计较钱,太有失风度了。

    霜霜见他没打算要住宿费的意思,想了想说:“我知道,但是我也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我看你名片上的工作地址就是对面街的电视台大厦,等我把钱给你送过去吧!”。

    “真的不用了,本来就是小......”,祁明“事”字还没说完,谁知电话那头便传来了“嘟嘟声”。他放下手机,看着上面显示得座机号码后,无奈的笑了笑:“除了霜霜以外,我再也没碰见这么固执得姑娘了”。

    魏霜霜不给祁明任何拒绝的机会,直接挂掉了电话。她将座机还给了前台小姐,顺道问了一句:“请问,我住的那个房间多少钱一天?”

    “嗯......,女士,您住得那间套房需要:1388元”前台小姐收起座机,耐心回答道。

    “天呐!怎么这么贵?”霜霜听完报价后吓得目瞪口呆,嘴里直接惊呼道。

    “呵呵,女士,您住得那一间是我们酒店目前优惠最大的一间了”前台小姐有些尴尬的一笑。喜登酒店得前台接待员几乎都是大学以上的文凭,所以个人素质还是相当好的,她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轻视,只是面对霜霜的惊呼,觉得不知道如何解释为好。

    霜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哎~~好吧!谢谢你”。

    “不客气,请慢走、女士”。

    魏霜霜出了酒店,站在路边她将身上得口袋都翻了个遍。看着手中零零碎碎的钱,沮丧着脸呢喃道:“还死活非要说去还别人的钱,这下好了,叫你充大爷,丢人!不行了,简易得事,以后再说吧!先得找份工作把自己养活了”。

    ............

    人们常常会为了错过一些人、一些事和一些东西而感到惋惜,但其实在我看来人生的玄妙,常常会超出你的预料,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坚持、努力、勇敢追求,那样就会有突然的惊喜来到你的世界之中。

    魏霜霜,她在这几百年的时间里学会了乐观。哪怕困难再大,伤害再大,她总能在一段时间的伤心后,独自扶平;她也总是能让自己活得轻松而充盈。她坚信,只要自己坚持总会成功的,她对未来总是充满了期待!